山高谷深、人迹罕至,佳西省级自然保护区至今保持原始风貌 野性佳西 原生秘境 2020年08月28日  

八月二十五日,晨曦中的佳西省级自然保护区。本报记者 李天平 摄

佳西省级自然保护区内的蕨类植物。 本报记者 李天平 摄

佳西省级自然保护区内的红水河。 本报记者 李天平 摄

  ■ 本报记者 李梦瑶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佳西,恐怕没有什么比“野性”更为贴切。

  佳西省级自然保护区位于乐东黎族自治县北部,是省内少数几个从未遭受大规模采伐的原生态自然保护区之一,也因山高谷深、交通不便,一直是人迹罕至的雨林秘境。

  怀着雀跃的心情,海南日报报业集团“走进国家公园,探访热带雨林”全媒体采访团于8月24日来到佳西。不料,面对一行人的到访,佳西省级自然保护区管理站站长陈运琪却表情犹疑。

  “你们确定要上山吗?”陈运琪反复确认。

  “是不欢迎我们吗?”采访团成员们心里暗暗纳闷,但还是坚持“想要上山看一看”。

  陈运琪不再阻拦,只是要求一行人将车停在山脚,改开四驱皮卡车上山。虽然有些不解,大伙儿还是十分配合地更换了交通工具,朝山上进发。

  刚拐过一道弯,皮卡车突然“卡”住。探头往地上一瞧,才发现车轮陷进了泥巴地里。“最近山区雨季,路不好走。”陈运琪决定跳下车指挥,一番折腾后,车轮终于得到“解脱”。

  继续前进。不过几分钟的车程,两侧的树林一下子变得茂密杂乱起来,望不到顶的大树比比皆是,自然枯烂的粗大树干横七竖八,垂下的粗壮藤蔓弯弯曲曲,一切都保持着热带雨林的原始风貌。

  “海南不少林区都有过采伐历史,但佳西一直少有人为干扰,这也让它至今得以保持原始风貌……”陈运琪对保护区的介绍刚刚进行到一半,几簇树丫突然从窗外伸进了车内,抖落下七八只五颜六色、长相怪异的小虫,惹得车内尖叫连连。

  赶紧关上窗,车身却开始一阵晃动。原来,前方由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但由于路面覆满青苔,车轮开始不停打滑。“一下过雨,林子底下的青苔就长得特别快,再加上坡急弯陡,我们平时骑摩托车巡山经常摔车,一般的小轿车更是没法开上山。”说话间,前方果然出现一个湿滑的急陡坡,抓紧方向盘缓缓挪动,总算惊险过关。

  上山前陈运琪的犹疑,也一下子有了答案。

  趁着车身渐渐平稳,陈运琪摇下车窗,再次兴致盎然地做起讲解。“这是坡垒,国家一级保护植物”“那边一大片都是青皮,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陈运琪对保护区里的每一类树种都如数家珍,哪一片山头分布着什么树种,都被他牢牢地刻进了脑子里。

  正当众人沉浸在神奇的雨林世界中时,皮卡车再次突然停下。原来,两侧的树枝突然齐刷刷凌空伸到路中间,将去路挡了个严严实实。进退两难之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任由枝蔓与车身“亲密接触”。

  几乎是从枝蔓与枝蔓的罅隙中挤出了一条路,短暂的颠簸过后,眼前顿时变得豁然开朗起来。迫不及待地跳下车,往南边眺望,整个乐东县城一下子尽收眼底。

  “你再往北边望过去,那里就是霸王岭,当年我们父辈就是翻过这些山头,从霸王岭腹地的王下乡迁徙到了这里。”陪同采访团上山的护林员洪明昌是乐东抱由镇佳西村人,算是从小“泡”在保护区的树林里长大的。

  彼时,佳西还不是保护区,洪明昌一有空便会跟着父辈上山钻树林。“一到月亮变圆时,林子里的大灵猫、小灵猫还有豹猫就会全跑出来,有些嘴馋的猕猴甚至还会跑到村里去觅食。”洪明昌说,随着1981年成立保护区并实现封闭管理后,村里其他人不再被允许进山,倒是他应聘成为护林员,得以继续与这片山林相守相伴。

  山里条件艰苦,除了路难走,更难忍的是夜晚的低温。“每次都得喝好几斤酒暖身,到了雨季更是又湿又冷。”好在这些年保护区几乎没有出现偷采、盗猎的现象,山里的植被、动物群自然生长一如儿时模样,让洪明昌感到欣慰,“前几天巡山时,还见到了50多头水鹿,跳啊跳,欢快得很。”

  洪明昌的讲述,让采访团一行心动不已,可惜雨林里天色暗得早,不过下午五六点,已几乎没有什么光亮。为了安全考虑,只好选择下山。

  下山还是原路返回。陈运琪说,进保护区的路只有这一条,如果不是山上建水电站时修了一条水泥路,路会更难走。

  或许是返程时有了期待,竟觉得并没有上山时那般颠簸。陈运琪介绍,保护区的山顶上分布着数千亩海南五针松,多年落叶积有数尺厚,枯叶潮湿腐烂,分解出一种红色的物质,把河水染成红色,故名红水河。红水河从山顶一直流到山脚,在佳西村村口便能瞧见。

  临走时,采访团一人捧起一掬红水,也算是带走了一丝对佳西的念想。

  (本报抱由8月27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