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园诗稿》: “北漂南渡”的行吟小集 2021年01月18日  

《琼园诗稿》 作者:方礼刚 版本:海南出版社 时间:2020年12月

  文\杨兹举

  《琼园诗稿》是海南古典诗词爱好者、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方礼刚老师四十多年来“北漂南渡”“东游西躅”“跨山面海”的“行吟”小集,俊逸的风格令人耳目一新。

  《琼园诗稿》记录的是作者“北上南下”数十年的人生踪迹,“十年一觉京华梦,负箧南归鬓已皤。本书时空跨度大,题材丰富,情思格调变化多,整体呈多向性特征。多彩多姿,情随境迁,是行吟诗的特点,也是 《琼园诗稿》 的特色。

  《琼园诗稿》前半部分作品有豪迈的,也有忧郁的,后半部分则含有更多人生哲思,更加凸显理性。也许是因为人生的智慧增长了,所以书中后期的诗作于嬉笑怒骂之中,常常带有一种幽默轻松。“皆言落日何曾落?静夜分明照桂枝” (《步醉眼迷离 〈咏落日〉 原韵》),感伤中有豁达,豁达中有幽默,道家一体两面的思想跃然诗中。“干枝处处皆根茎,倒插横栽一样生” (《咏榕树》),同样于幽默中,礼赞了榕树的品格,并从侧面礼赞了海南的自然环境乃至人文环境。一个普通的物象,在诗人主观的观照之下,便成了一个内涵丰富的意象,给人一种主体性的冲击力,这是我所喜欢的。

  “长沙羁旅未经年,人世沧桑已几番。贾傅遗风浑不见,歌楼舞榭绕城垣。” (《长沙寓所题壁三首·其一》) 这首诗应当是稍早的作品。诗中有一种失意、孤独、忧郁的情绪,感觉作者好像经历了很多事情,虽有一种为赋新诗“强说愁”的味道,但这个“强说愁”是属于青春年华的一个正常的情感流露,也是一种文化的自省。难得在物欲障目的时代,还留有一份清醒。

  “幽燕雪,诗意更阑珊。故国楼台如画里,红尘紫陌等闲看。神思越千年。” (《忆江南·幽燕雪三首·其三》) 这是作者初到北京工作遇到的第一场雪,让作者很是兴奋。第一首写出了北国之雪的气势:“直下苍穹如卷席,云山漫漶地天间。”第二首写出了北国之雪与江南之雪的不同:“不似江南柔柳絮,霰飞如击节歌吟。”而第三首说了什么呢?似什么也没说,又似包含很多,留下了大片的想象空间。

  “人事千秋常反顾,江河万古向前流” (《重游橘子洲》),这是较新近的作品,开始明显展示豁达的一面了。不仅仅表现在看事,看物也豁达了。“红霞岭上灿红霞,原是梧桐五月花。海角天涯因此著,南溟奇甸炫奇葩” (《亚龙湾红霞岭赏梧桐花》),热烈也是一种豁达,是人生境界的升华,也代表了作者的心境,这与苏东坡的“海南万里真吾乡”有异曲同工之妙,都表明对累赘的放下,对海南这片土地的热爱。

  《琼园诗稿》 的可贵之处是体现了诗与人的统一性,体现了诗品、人品、诗性、人性的统一性,体现了方圆相兼、刚柔相济的一面,所展示的是整体的人文精神气象。最值得称道的是,诗集中有许多关注底层、关注个体、关注生命、关注环保,乃至关注信息时代的社会变迁、体现社会责任感的章句。作者作为社会工作教育者和社会工作实务践行者,专业意识、社会责任感、人文情怀和诗性书写兼容并蓄,丝丝入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