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版:文 学 椰 风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1年9月4日 星期 [ 标题导航 ] [版面导航]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 情怀深处 ]
渠水清悠悠
■ 吴文生

  

  提到儋州的松林岭干渠和松林岭渡槽,人们便想起了当年为这个浩大工程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传奇式人物,原儋县的老领导朱星同志。

  建军节前夕,我怀着对老领导的思念和崇敬的心思,前往军区干休所看望了他。我的车子刚停下,只见一个人大步流星迎上来,一双有力的手紧紧地握住我的手,定睛一瞅,正是老领导———朱星。我把他上下仔细的打量,炯炯有神的眼睛,笔挺的腰杆,底气十足的东北嗓门,若不是他自己介绍,我简直不敢相信,他已届耄耋之年了。

  朱老把我领进了他的住宅,彼此简单的寒暄之后,他兴致勃勃地讲述了四十年前那段感人的故事。

  1971年,刚满40岁的朱星,受命于危难之中。就在他到任不久,海南行政区的主要领导到儋县调研,工作结束后幽默地对朱星说:“老朱呀,你们儋县人民的风格真高,把松涛水库的水让给了兄弟县用。”朱星听后,脸红到了耳根,浑身不自在。他心里十分明白,这是上级领导艺术的批评他为何不想办法,把松涛水引进儋县北部地区灌溉农田。

  领导的批评是压力也是动力。第二天,他把县里的工作做了安排,第三天便带了2名工作人员,来到北部地区的木棠镇进行为期一周的调查研究,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来之前,他定了三条规矩:一是生活不准搞特殊化,老百姓吃啥他就吃啥,伙食费按他工资标准支付,衣服不准别人代洗;二是一日三餐不准乡镇大队领导陪吃;三是调研期间,一律不准喝酒。调研期间,他的足迹踏遍了全镇的大小田洋和自然村,他亲口品尝了困难时期老百姓的家常便饭———番薯耙伴鸡吉菜(当地一种野菜)的苦涩滋味,耳闻目睹了那120平方公里的黝黑沃土,因十年九旱,无水灌溉,有种无收,夜里妇女们排着长队在水井边轮流打水,每年秋收之后,村里的中青年男人只好背井离乡到外地打短工赚点血汗钱回乡养家糊口的心酸景象。这次的调研过程,让他深深体会到水对于儋县北部地区的重要性,缺水已然成为儋县北部地区贫困的根源,一个兴水治县的执政理念在他心中油然而生。

  返回县城后,他立即把县水利部门的领导和技术人员请到办公室就如何解决北部地区缺水的问题问计于他们。

  县水利局的技术干部向朱星仔细的介绍了儋县的水利现状,提出了拓宽西联至洛基段的渠道,新开挖50公里的干渠,其中要在松林岭脚下建一条1.3公里的渡槽,这座渡槽将对整个干渠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为了摸清70公里长的干渠和渡槽的走线和沿途的地理状况、乡情、民情、风情,他决定率领一个工作组沿着干线步行考察。出发前,他让武装部特意为随同他步行考察的每位同志准备了一个军用挂包,一个军用水壶、一双军用布鞋、一条毛巾、一顶草帽和一天的干粮,就开始了一整天的步行考察,从干渠的源头洛南至干渠末端的干冲,足足走完了70多公里路程。朱星这一感人举动,已被载入儋州史册,成为后人美谈。

  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工作,一个完整的松林岭干渠和松林岭渡槽的设计方案终于应运而生,在交付县委常委会表决时,一位常委诙谐地说,只要北部老百姓有水种田,就是把裤子卖掉也跟着朱书记修建松林岭干渠。他的话反映了民意,也反映了县委的决心。当朱星宣布县委常委会的决定时,与会代表们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修建松林岭干渠,特别是修建堪称全省最大的渡槽,这是一项繁杂的系统工程,这对于一个年财政收入不足3000万元的大县、穷县来说,其难度可想而知。但是,再难也难不倒县委执政为民、兴水治县的决心,足智多谋的朱星带领全县人民披荆斩棘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难关。

  那些被跨越的一道道难关就不去细细的说它了,给人印象最深也是最感人的一件事,至今却还令人难忘。干渠的开挖,渡槽的修建,需要拆迁地上附着物,渡槽出口处经过洪坊村地段,就碰到了一个钉子户的干扰,施工进度受阻,当时有人提出了采取强硬措施,但朱星坚持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亲自登门耐心的说服教育,指示工程指挥部和木棠镇委用开凿出来的沙石帮助这户人家重建了房子,朱星的真心、诚心、耐心,感化了这个钉子户,化解了矛盾,促进了和谐施工。通水那天,朱星特意到他家去慰问,只见他家旧貌换新颜,新建的瓦房又宽又好,心里乐滋滋的。这对夫妇紧紧握住朱星的手,激动得泪流满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松林岭干渠、松林岭渡槽这项宏伟的水利工程,从开工到全线通水,不到三年的时间,创造了儋州乃至全海南的奇迹。当源源不断的松涛水,穿越过这72公里长的“人工运河”,润泽了儋州北部八万亩肥沃的良田;当儋州中北部6个乡镇近20万百姓从此甩掉“十年九旱”、“有种无收”和“背井离乡,外出谋生”的帽子时;当他们第一次捧起了沉甸甸的丰收稻穗时;当那些活泼的村娃子们,第一次吃上了自己稻田里种出的香喷喷的白米饭时,人们这才相信,奇迹真的发生了,幸福之神真的降临到了家门口。

  种子优不优良,土地知道;鸟儿飞得高不高,天空知道;领导办不办实事,老百姓知道。朱星在儋州工作虽然才三年多的时间,但在他领导和亲自指挥下建成的松林岭干渠和那座宏伟壮观的松林岭渡槽,却在儋州人民的心中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南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 发行部:0898-66810999 广告部:0898-66810888 [使用帮助] [版权说明]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综 合
   第003版:中国新闻 综 合
   第004版:世界新闻 综 合
   第005版:广 告 专 页
   第006版:文 学 椰 风
   第007版:体育新闻 综 合
   第008版:文娱新闻 综 合
替妈妈写信
点燃了, 感恩福地
院落深深
海南拾趣
故园秋月 (中国画)
作为象征性符码的“太阳之门”
渠水清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