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版:海南周刊揭秘
上一版3  4下一版  
2011年11月14日 星期 [ 标题导航 ] [版面导航]
     
放大 缩小 默认
何遂家族的
革命秘史
  何遂(前排右一)一家合影,后排右二为何康。
  何遂夫妇
  潜伏国民党内部的情报官吴石(中)与家人合影。

  本报记者 范南虹  通讯员 林红生  谢艺嫔

  这是一个庞大的革命家庭,家族几代人都在为民族的解放和崛起而奋斗。在他们革命的背后,是恢宏壮阔、艰苦卓绝的中华民族振兴事业。从辛亥革命元老之一、何康的父亲何遂开始,无论是推翻腐朽的清王朝,还是反对国民党消极抗日,到积极加入中国共产党,投身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再到新中国的成立与发展,都有这个家族活跃的身影。在何老家中,海南日报记者倾听这位世纪老人讲述了一个家族的革命故事,其间有许多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动人细节。

  11月6日———7日,初冬北京,原农业部长何康家。房中很温暖,老人的房里摆满了书架,书架上摆放着很多不同时期的相片,黑白的、彩色的,点点滴滴记录着何遂家族的精彩历史。

  “幸好,我们家族的人都爱拍相片,所以,记录下了很多珍贵的瞬间,以及宝贵的历史资料。”何老告诉记者,从他父亲何遂开始,何氏家族便是一个革命的家族。虽然父亲是国民党,但却支持共产党的抗日事业和解放事业,明里暗里都帮助共产党做了许多工作;何遂有4个子女,都是地下党员,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也贡献甚伟。

  “我从小跟着父亲,对父亲的革命经历很了解。”何康说。

  何遂毁家纾难   豪气干云 

  何遂是何康的父亲,字叙甫,1888年生于福建福州。他一生积极革命,为民族的解放与强大而奔走,生平经历无数刀光剑影,故事颇富传奇色彩。

  作为一位革命者,何遂积极参与了推翻清政府,起兵反对袁世凯复辟,建立民国,是辛亥革命元老;后又参与推翻国民党反动政权,积极抗日,建立新中国,参与了两次改朝换代。

  何老津津乐道向记者讲述父亲革命事迹的有三件:一件是发起成立同盟会广西支部;一件是率北洋军部分官兵起义;还有一件“毁家纾难”。这三件事,何老今天讲来仍是步步惊心,这里既有职业军人的英勇气魄,也有爱国爱民的赤子之心,还有豪气干云的侠者之风。

  1910年,何遂和20多位志同道合的生死至交决定组成同盟会广西支部,耿毅任支部长,何遂任参议,还用中国传统的歃血为盟的仪式,接纳新会员宣誓。“结果,入会的人很多,一天有好多个。后来,耿毅因为是支部长,手上一天要戳好几针,没多久手背就红肿起来。”何老笑说,因为担心手总是红肿着会被人发现,就将歃血为盟改成了集体宣誓的办法接纳新会员。

  何遂另一件颇为悲壮又极传奇的故事就是,1911年9月,武昌起义爆发前夕,清廷的统治已是风雨飘摇,处处风声鹤唳。当时,何遂在北洋军第六镇统制吴禄贞麾下任参谋,吴也计划同时起义,但却在石家庄火车站被刺杀。何遂就住在吴的隔壁,听见枪声后冲出去,慌乱中拿了把短剑冲出去,发现吴的人头已经不见了。悲愤之极的何遂代吴禄贞率领第六镇部分官兵宣布起义,他还抱着失去人头的吴禄贞尸体赶到山西娘子关,要求阎锡山厚葬。

  “父亲虽是军人,但他的字画也是双绝。”何老将家中珍藏的何遂的字画指点给记者看,果然何遂的水墨画随心所欲,佻达不拘,笔下山水大开大合,情致盎然,显示出深厚的艺术修养。如今,孙中山纪念碑右侧“和平、奋斗、救中国”7个大字,就是何遂手书,写这大字时,何康正好在父亲身边。“当时没有大的毛笔,卫兵就把宣纸铺在办公室地板上,父亲用扫帚醮墨,写下这7个气势雄伟的大字。”

  1935年,何遂和另一位福建名画家李云仙卖画赈灾救国,在当时的首都南京联合举办了一场“李云仙何叙甫两先生国画展览会”;1939年,何遂“毁家纾难”,号召抗战,卖掉自己所有房产,捐款给国家,并在香港办个人画展为抗战筹款。当时移居香港的上海大亨杜月笙还以五万美元买下一张画,支援祖国抗战。

  解放后,何老到海南儋州工作,何遂也常前往儋州看望儿子,对海南颇为喜爱。1963年,何遂在《春节欢聚》中写道:“去春那大欣佳节,今夕京都庆好年。”

  四个孩子全是地下党

  “父亲是国民党,但对子女的不同政见很宽容。他不仅不反对我们加入共产党,还亲自把孩子托付给共产党的领导人。”何老告诉记者,虽然父亲是国民党,但五个孩子中,有四个都是共产党员,还利用何遂在国民党的特殊地位,从事地下党工作,获取了大量国民党的秘密情报。

  何老送记者《何遂遗踪》一书,书上详细记载了何遂及其子女的革命经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坚持抗日的何遂便亲自将自己年轻的子女托付给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等中共领导,赴延安参加革命。他以这种方式,表明了自己下半生跟随共产党,反对国民党,坚持抗日的决心。

  对小儿子何康,何遂却舍不得放走。1939年,深受革命影响的何康也要求去延安学习,何遂便对周恩来说:“我有两个儿子去延安了,老三再走,我也呆不下去了。”何康虽没去延安,但周恩来却把何康找到八路军办事处谈话,这使何康成了一名地下党员,并任重庆南开中学地下党支部书记,时年仅16岁。

  “因此,我得以长期留在父亲身边,成为党安排在国民党身边最亲近的地下党员。”何康说,也就是这个身份,使他完成了党交给他的很困难的任务。 

  何康的妹妹何嘉也是共产党员,党组织还多次安排她利用父女的特殊关系,协助何遂工作,为党获取情报、为国共合作奔走,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争取并策反国民党高级将领。

  何嘉在一篇文章中回忆,1949年,她作为一名地下党员,和父亲何遂共同工作。在这一年里,父女俩人三次会见白崇禧,拜会李宗仁,劝他们和谈息兵,避免生灵涂炭。“这是很奇妙的关系,既是父女,又是为完成一个共同任务而努力工作的同生死的战友。”

  策反“台湾国防部

  参谋次长”吴石

  “这是吴石伯伯和他夫人王碧奎的相片,他夫妇的墓地和我父母的墓地比肩相邻。”虽是88岁的老人了,谈起吴石,何老仍尊敬地称其为“伯伯”。而吴石夫妇的墓地也是在1994年,由何康主持葬在北京福田墓地,与何遂夫妇墓地紧邻。

  相片上,吴石儒雅睿智,夫人年轻端庄,其子吴健成尚幼小。“吴伯伯和父亲是生死之交,他是受父亲影响并通过父亲和共产党建立直接关系,在党的领导下,积极投身人民解放和国家统一大业,最终壮烈牺牲的。这也是我党历史上的一个英雄传奇。”

  吴石是我党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高情报官,被毛泽东称为“密使一号”。1950年6月10日,被捕前任国民党政府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的吴石在台湾遇害,他潜伏在蒋介石身边的共产党身份这时才被揭密出来。何老给了记者一篇他口述的回忆录《从大陆战斗到台湾———缅怀吴石伯伯》,在文中,何老说,吴石的爱国思想、民族意识都非常强烈,对日军侵华深恶痛绝,在桂南战役上承担了大量运筹协调的幕僚任务。“收复昆仑关时,吴石白天不离地图,晚上不离电话,不眠不休,取得了国民党抗战以来的首次胜利,由于他出色准确的战场判断,1940年,桂南会战也取得了胜利。”

  但渐渐地,吴石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和腐败越来越失望,并在何遂的影响下,开始与共产党密切接触。“1947年4月,我、父亲、吴石,还有中共华东局书记刘晓等人在上海锦江饭店会见,吴石正式加入共产党。”何老说,此后,吴石以何家为中转站,经常在往返于上海和福建,为党送来许多重要情报。

  解放前夕,吴石飞往台湾,与共产党渐渐失去联系。1949年8月,何嘉受命与父亲何遂一道前往台北,并与早在那里潜伏工作的何世平会合,取得与吴石的联系,在何遂的影响下,吴石同意继续为共产党工作,直至被蒋介石杀害。

  其后,吴石家人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他在狱中秘密写于画册背面的绝笔书,留有一绝笔诗,其中写道:“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差堪对我翁。”表达的不仅是他对党和国家对民族的一片赤子之心,也是何遂革命家族的真实写照。

  本版照片由范南虹 翻拍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南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 发行部:0898-66810999 广告部:0898-66810888 [使用帮助] [版权说明]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专 页
   第003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4版:专题报道
   第005版:争做文明海南人 争创文明大环境
   第006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7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8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09版:娱乐新闻综合
   第010版:2011年中国体育旅游博览会特刊
   第012版:广告专页
   第013版:海南周刊
   第014版:海南周刊特稿
   第015版:海南周刊特稿
   第016版:海南周刊特稿
   第017版:海南周刊人物
   第018版:海南周刊揭秘
   第019版:海南周刊收藏
   第020版:海南周刊读图
   第022版:海南周刊电影
   第023版:海南周刊史话
   第024版:海南周刊史话
   第025版:海南周刊海之南
   第026版:海南周刊乐活
   第027版:海南周刊艺术
   第028版:海南周刊行走
何遂家族的
革命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