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 南国都市报 | 南海网 | 南岛晚报 | 证券导报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1年11月27日 星期日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做客槟榔园
■ 陈海民
走在乡间公路上,我又见到了向往已久的槟榔林,是朋友多次的邀请我们一行到他槟榔园作客。   生长在海南的我从小对槟榔树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槟榔树易种易活,不挑土质肥瘦,落地生根,一柱冲天,有节无枝,有叶有花有果。她的气节品质,令我起敬。槟榔果是海南人崇尚礼仪的贡品,历来有老爷槟榔乞丐烟的说法,悥为烟可以施舍乞求低贱之物,槟榔却是供奉官家,孝敬先辈,求亲讲和之礼品。   一路上,放眼四望,大片的槟榔林呈现在你的眼前,郁郁葱葱,一望无边。一株株的槟榔林,在春风的吹拂下叶冠招展婀娜多姿,形态各异,犹如绿浪在翻腾,槟榔花飘香、招蜂惹蝶,如密密麻麻黃珍珠,令人心旷神怡难于言表。村民的洋楼梦、轿车梦,在一片片槟榔林中得到了实现,以前村头巷尾中每家每户种植的几十株的小农经济生产状况在这一规模生产模式中显得那样的渺小。   静静的山坡上槟榔舒枝展叶,好像在夹道欢迎客人的到来。弯弯曲曲的公路蛇蜒在山间一片片槟榔林里,好像一条长龙在槟榔林中见头不见尾,波浪起伏的龙身把一片槟榔林分成两块,但并没打扰槟榔林的安静,也没有使槟榔林失色,反倒增添了几分浪漫的情趣。绿色、绿色,还是绿色,这季节虽看不到槟榔结果累累,却闻到槟榔花的清香,缝隙之中射出缕缕耀眼的光芒,听到风与槟榔的窃窃私语。正午的阳光在槟榔林洒下一块块斑斓的金色。虽是日正中天,槟榔林里却清风爽爽,好像走进了一幢巨大的空调房,热烘烘的气温在槟榔林销声匿迹,接種而来的是浓浓的惬意。   翻过两片槟榔园,来到朋友的山间别墅,好客的主人端上热气腾腾用山涧水泡的槟榔花茶,淡黄色茶水未饮,已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既有龙井茶的甘甜,又有茉莉花茶的芳香,更有养胃健脾美容之作用。主人又捧上一袋袋自己烤制的槟榔干,放在口里细嚼慢咽,甜、麻、辣、香、辛五味俱全,嘴里吐红,脸上泛红,一股美酒醉人的快意袭上心头,亦人亦仙,妙不可言。趁着兴头,问及今年槟榔收入几何,女主人说光青槟榔果一项也可达五六十万,加槟榔花茶、槟榔干和培育槟榔苗,总收入一百万不在话下。我们一听,自愧我们这些所谓的县城老板只好相形见绌,自叹不如了。我说:“大哥你今天是‘资本家’兼‘大地主’了,是我们这些朋友的‘大哥大’了,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朋友却谦恭地说;“在我们村里我还是小不点呢,真正要感谢的是党的富民政策,带领我们奔小康,把荒坡野岭承包给我,还给我们贷款发展生产,免收农业税设立110服务,农作物防病治病到田头山岭上,把公路修到黎村苗寨、田边、村旁。过去守着荒山野岭靠吃救济粮过日子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海天片羽 ]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
   第003版:中国新闻
   第004版:世界新闻
   第005版:畅游国际旅游岛●全国重点网媒海南行/书 评
   第006版:文 学
   第007版:娱乐新闻
   第008版:聚焦第56届高尔夫世界杯
在石梅湾品海
一位日本老人的中国孝道
不老的琼剧
种植幸福
甜蜜的季节 (版画)
传承民族文化瑰宝的大声
做客槟榔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