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版:头版
4下一版  
2012年7月15日 星期 [ 标题导航 ] [版面导航]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无忧无虑的晋卿岛居民
———西沙纪行之二
本报记者 胡续发
  7月4日,西沙群岛晋卿岛上的琼海潭门渔民正在安装冷库设备。 本报记者 李英挺 摄

  《鲁滨逊漂流记》里的主人公是孤苦的,他成天想着如何逃离那个无人岛。而西沙群岛上的晋卿岛居民,日子过得虽然简单,却快乐而无忧无虑。这个长不足1000米、宽仅420米左右的小岛,从几个渔民偶尔小憩的落脚点,慢慢聚居成一个有30多户人家的村落。

  7月4日上午8时多,琼琼海09039渔船在经过20个小时左右的航行后,到达距晋卿岛约5海里的海域。这里停有另一艘渔船琼琼海09335,管理着附近的深水网箱养殖场,又因为此处水浅暗礁多,两艘船都靠不了小岛。琼琼海09039将我们交给琼琼海09335后,继续前进驶往南沙。一番休整过后,我们换乘小艇,带着满脑子的好奇,直奔小岛而去。

  岛上密密地长满绿树,到处静悄悄的,没有鸟鸣,没有野兽出没;只有几只狗欢快地叫着,大概很久没有看到生人了。脚下,黑土和着细沙,踩上去软软的。

  岛东部有几条弯弯曲曲的小路,路旁搭了好多座小屋:木板做的墙,木板做的梁,木头做的柱子,约有2.5米高,矮矮的;房顶用大石块压着,4面墙根整齐地倒插着空啤酒瓶,像是4排士兵守卫着小屋,防止下雨时沙土流失危及屋子安全;一些小屋开着门,几块木板简单搭成的床和煤气灶、装淡水的塑料桶、食用油等等,便是屋主人的全部家当了。

  在几棵枝叶茂密的树下,21岁的李高健躺在网床上玩手机,聊QQ。附近岛屿上的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信号,让晋卿岛上的年轻人跟着沾了光。岛上没有什么娱乐设施。打发闲暇时光,全靠一部电视、几台收音机和互联网。养殖场在岛上设有冷库,发电靠柴油机。但是电视机前不久坏了,收音机也收听不了几个台,还嘈杂不堪。

  李高健的小舅,一个光着上身浑身黝黑的中年汉子,早餐一水杯白酒下肚后,躺在椅上沉沉地睡着了。和我们同上岛的琼琼海09335船长跟他是老相识,拿他开起了玩笑,捏鼻子、扭耳朵、挠痒,可怎么逗弄他都不醒。李高健说,小舅抓了一天的螺,累了。

  5年前,只有16岁的李高健就跟着小舅出海,在西沙抓螺打鱼。4年前,他们在晋卿岛搭起小屋,每年总要住上半年左右。

  “想家吗?”我们问。“岛上自由,想抓螺就抓螺,想睡觉就睡觉,习惯了。”李高健笑着说,现在是休渔季节,岛上大多数居民回潭门了,他们和一些老乡留在岛上,在岛周边的浅海抓红口螺,这种螺晒干了能卖200多块钱一斤。

  每年元宵过后是岛上最热闹的时候,居民达到上百人。岛上没有女人,到了晚上,很多渔家汉子脱光衣服,用半咸半淡的井水冲过澡后,就围聚一起开始他们的夜生活。在清新舒爽的海风中,酒友们一边喝小酒,一边分享各家的美食;聊友们则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天南地北地侃。“当然不能和陆地比,但是那感觉还是很好的!”李高健说。

  2009年8月,经过民主选举,晋卿岛产生了村委会班子,一名主任、一名副主任和一名委员管理着这座小岛。

  7月5日上午7时多,我们再次上岛时,32岁的黄宏清爬上了约8米高的木台。前段时间,升国旗的竹竿被大风吹断,村委会干部回潭门了,他想趁着好天气修理一下。他的表弟在地上跑前跑后帮忙。

  竹竿很快固定好了。在海风的吹拂下,五星红旗鲜艳地飘荡在这个祖国南疆美丽的小岛上。此情此景,一股神圣、自豪感顿时在我们心中漾起。

  “岛上挂着五星红旗,我们心里才踏实,这是中国的岛,我们个个都是护旗手。”黄宏清很朴实,却讲了一句令人听了就不会忘记的话。  (本报海口7月14日讯)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海南日报社新闻信息中心制作维护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盘路30号新闻大厦 发行部:0898-66810999 广告部:0898-66810888 [使用帮助] [版权说明]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4版:世界新闻环球人物
   第005版:读书书话
   第006版:文学椰风
   第007版:体育新闻综合
   第008版:娱乐新闻综合
第七次全国信访工作会议在京召开
霞光洒满黎乡
借助信息网 瓜菜全国卖
勇救卧轨者
郑州一警校学生被火车轧断双腿
希拉里为什么那么忙?
无忧无虑的晋卿岛居民
“海南形象”
今日亮相韩国丽水世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