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 南国都市报 | 南海网 | 南岛晚报 | 证券导报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5年01月05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龟鳖救助站:向古老生物传递人类之爱

多盾海龟(又名太平洋丽龟)在墨西哥东部沿海的埃斯科比拉海滩集体上岸产卵的图片。 (史海涛供图)
叶政廷为受伤的海龟抽血检查。 苏晓杰 摄
黄额闭壳龟(标本), 俗称海南闭壳龟。
  文\海南日报记者 范南虹

  2014年11月底,一只名叫“古杰”的8岁海龟,背着卫星接收定位器,从海口西海岸出发,穿越茫茫大海,经过3星期的海上漂流,前不久,抵达了越南顺化一带海域。“古杰”是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研究龟鳖的课题团队放生的,他们将罚没救助的“古杰”送到龟鳖救助站经过救治康复,放归大海,希望能帮助“古杰”回到它的家乡。

  据了解,目前这个小小的龟鳖救助站就像一家龟鳖医院,已成功救助了520只龟鳖,并帮助一部分海龟回到家乡。在救助受伤龟鳖的同时,也在向其他物种传递着人类的爱和关怀。

  2015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海南师范大学生态园里,史海涛教授的研究生叶政廷正和几位学生把一只受伤的海龟抬上特制的木架,用塑料软管、漏斗、流质食物,在帮助这只受伤的海龟进食。这只编号“0822”的海龟是一个多月前渔民捕捉后,被三亚边防查获罚没,辗转送到设在海南师范大学校园内的龟鳖救助站的。

  龟鳖是世上最古老的生物,因其行动迟缓而又珍稀,总是成为人们非法捕猎、贸易的对象,用于宰食、入药,或制成工艺品、装饰品,又或者成为宠物。不少龟鳖因此受伤、生病、畸形。为了拯救这些被人类伤害的古老生物,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在龟鳖博物馆下设了龟鳖救助站,用于医治、抢救受伤的龟类。至今已成功救助了520只龟鳖,其中有220只海龟。

  世界海龟数量急剧下降

  走进龟鳖救助站,眼前的情景令人吃惊:有龟背严重凹下变形的“弯弯”、有龟背畸形突出的“突突”、有双眼失明的“盲盲”,还有处于垂死边缘的0822……这里,很多残疾、畸形、受伤、生病的龟鳖。

  “救助站越来越出名,动物保护相关执法部门会把查没的受伤龟鳖送到救助站来;好心的市民发现受伤的龟鳖也会送到这里来。”史海涛告诉记者,大自然才是龟鳖真正的家园,医治好受伤的龟鳖后,他们会对龟鳖的野外生存能力进行专业估判,然后放生。

  “大部分的陆龟、水龟已成功地实现了人工规模化繁殖和饲养。但海龟,由于其达到性成熟期需要20-50年,人类没有解决海龟人工繁殖的问题,因此非法捕获量大。”史海涛说,由于非法捕捞,世界海龟数量急剧下降,像玳琩种群更是下降了90%,而中国是海龟非法捕捞的重灾区,送到龟鳖救助站的受伤海龟也特别多。

  30多岁的叶政廷是文昌人,童年在家乡度过,曾见过海龟上岸产卵,虽然后来随父母移民美国生活,但叶政廷对童年时见到的巨大海龟至今仍记忆犹新。“后来,我见到海龟被捕捞杀害的报道,我回到了家乡。但家乡再也没有童年的海龟了。”

  “海龟对出生地高度忠诚。幼龟孵化后奔向大海,它们在海中觅食、生活、交配,即使在大海里迁徙数千公里,性成熟后,雌海龟仍然会回到出生地产卵。”让史海涛担忧的是,海南全岛沿岸都是海龟传统的产卵地,但除了西沙群岛外,海南本岛已有20多年不见海龟上岸产卵的报道了。

  “过度捕捞、沿岸无序开发、人类海岸生产活动加剧等等,都导致海龟无法上岸产卵。如果这种状况一直持续,海南不久的未来将再无海龟光顾。”海龟是在地球上生活了2亿多年的最古老生物之一,它不仅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更是海洋环境的指示物种,史海涛认为,人类因为自私的附加需求不能保护好海龟,那就是人类对大自然的犯罪。

  为受伤海龟做手术

  “在哥斯达黎加、在墨西哥的海岸、在美国夏威夷海岸,我都见过数万只海龟上岸产卵的奇观。”叶政廷不能接受童年那童话般海龟记忆的消失,几年前他回到海南着手创立了911国际海龟救助组织,自费救助受伤的海龟。

  救助中,他感觉需要更深入地了解海龟,原本毕业于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医学院的叶政廷,考入海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成为史海涛的研究生,学医的他转攻龟类研究,并希望通过专业知识医治救护受伤的龟鳖动物。近3年来,他利用所研究的课题,在导师史海涛、同学和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地帮助上百只海龟回到了大海。

  2012年,叶政廷收到陵水边防从渔民手中罚没的一只绿海龟,它受伤不太严重,经过救治后迅速恢复了健康。叶政廷为海龟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星蓝”,希望它能在美丽的星空和蓝天下,自在游戈,不再受侵害。在一家企业的赞助下,叶政廷为“星蓝”装上了卫星定位器,2012年3月26日,叶政廷在陵水湾放生了“星蓝”,当年5月17日,安装在叶政廷手机的监控软件显示“星蓝”一路漂泊,抵达了菲律宾巴拉望,并在此定居下来。

  开始了龟类研究的专业学习后,在导师史海涛的指导下,叶政廷对龟类的救助手段大大升级。他开始借助B超、血液化验、输液、内窥镜等,为受伤的龟实施手术等技术手段开展救助,救助成功率也随之提高。0822海龟送到救助站时,遍体鳞伤、奄奄一息,根本不能自主进食,为了维持0822的生命,叶政廷每天为它输两次葡萄糖补充体力。1月1日,记者见到0822时,它仍然没有脱离危险,学生们将鱿鱼、蔬菜打磨成流质食物,用塑料导管灌入它胃里,但很快又吐出来。喂食之后,叶政廷将它的脖子清洗消毒,抽取血液。

  “要送到医院进行血液化验,看看这只龟体内有什么病毒、细菌。”每看到一次受伤的海龟送到救助站,叶政廷和他的学弟学妹就很着急痛心。

  叶政廷在生态园新开辟了一个池子,为受伤海龟创造更好的康复环境,记者采访当天,他刚好从西海岸运来海水灌入池中,把一些健康状况较好,不再需要隔离照顾的海龟放进去了。“人们不吃海龟肉,不用海龟壳制成的工艺品、饰品,同样能很好地生存。”

  保护龟鳖需要共同努力

  “海龟和飞鸟一样,是没有国界的动物。”与陆龟、水龟不同,海龟的迁徙、捕食路线非常遥远。史海涛说,一只在马来西亚出生的海龟,可能在海南生活,同样,一只在海南西沙群岛出生的海龟也可能在菲律宾,甚至更遥远国度的海域生活。

  “中国政府非常重视海龟的保护和执法。”在海南救助海龟多年,叶政廷对中国海龟的保护现状有了深入了解,他认为政府为保护海龟做了很多努力,也采取了许多行之有效的措施,他还发现海龟非法交易市场的形成有多方面的原因,而传统文化影响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中国早在1000多年前,就将海龟背甲加工成装饰品,老人更认为佩戴玳瑁手镯不仅可以让人体更健康,更有趋吉避凶的功能。”在叶政廷的调查中,并没有一个实例显示佩戴了玳瑁手镯就治好了病,就时来运转了。

  “相反,我们的海洋环境越来越恶化。”叶政廷说,在南海的珊瑚大三角区,生活着至少5种海龟,它们捕食珊瑚的天敌——海绵和水母等,因为海龟数量的减少,海绵、水母数量暴增,从而导致珊瑚大量死亡。“自然生态环境总是环环相扣的,任何一环断裂,都会引起连锁反应。”叶政廷叹息,每个人都有责任有义务保护这一食物链的安全。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叶政廷有和导师史海涛一样的梦想:在他们的努力和呼吁下,人们都行动起来保护海龟、保护海洋,海南沿岸会重现儿时记忆中的景象——安静的夜空,明月之下海岸细沙白银,成群的海龟从容地爬上岸来,自由自在地产卵,不用再担心夜里会被人翻个过来,第二天再也回不了海洋!

  相关链接

  海龟是龟鳖目海龟科动物的统称,世界上现存的海龟共有7种:棱皮龟、玳瑁、红海龟、绿海龟、太平洋丽龟、大西洋丽龟和平背海龟。所有的海龟都被列为濒危动物。其中绿海龟、玳瑁、红海龟、丽龟和棱皮龟在中国沿海有分布,均为国家Ⅱ级重点保护动物,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Ⅰ名录。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海南新闻综合
   第003版:海南新闻综合
   第004版:三沙新闻
   第005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6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07版:娱乐新闻综合
   第008版:广告
   第009版:海南周刊
   第010版:封面
   第011版:封面
   第012版:封面
   第013版:封面
   第014版:物种
   第015版:物种
   第016版:影视
   第018版:海之南
   第019版:史话
   第020版:文苑
   第021版:史话
   第022版:随笔
   第023版:收藏
   第024版:乐活
龟鳖救助站:向古老生物传递人类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