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 南国都市报 | 南海网 | 南岛晚报 | 证券导报 | 法制时报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6年06月27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琼崖一大代表:
舍身取义浴血奋战
油画《琼崖曙光》,展示中共琼崖一大会议召开的场景。
  文\本刊特约撰稿 陈立超

  海口市龙华区解放西路竹林里131号,一间三进两间的琼北传统民居里,1926年6月,中国共产党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就在二进大厅里召开。90年前12个年轻人在这里齐聚,给黑暗深重的琼州大地带来了一丝曙光。今天让我们穿过时光的隧道,重温中共琼崖一大代表身后那些鲜为人知的历史。

  琼崖一大代表

  平均年龄26岁

  在中共琼崖一大旧址史料展内,一张油画作品形象地刻画了中共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的场景。油画上,一个个青年才俊意气风发,慷慨激昂,救国救民救琼崖的深情跃然画上。透过画面,我们仿佛听到了时代的召唤、英才的呐喊。1926年6月,中国共产党琼崖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海口市竹林村邱宅召开。参加会议的代表有王文明、罗文淹、冯平、许侠夫、周逸、何德裕、李爱春、黄昌炜、陈三华(女)、陈垂斌、罗汉,代表党员240多人;中共广东区委特派员杨善集出席会议并作指导。会议由王文明主持,杨善集传达中共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精神和广东区委的指示。大会分析了全国和琼崖的革命形势,讨论了琼崖党组织的主要任务,通过了关于职工运动、农民运动、政治工作、军事工作等决议,选举产生了中国共产党琼崖地方委员会。

  这是一群怎样的会议代表呢?在文盲率高达95%的琼崖,参加会议者的学历和文化在当时绝对够得上高级知识分子的标准。杨善集、军事部长冯平、妇女部长陈三华都是莫斯科东方大学毕业生,冯平还专门在苏联红军学校学习了一年多的军事知识。第一任地委书记王文明1924年考入上海大学,宣传部长许侠夫1923年就读于暨南大学社会科学系,农民部长周逸就读于上海大夏大学法政系,组织部长陈垂斌1922年考入南京高等师范学校,国民党工作部部长罗汉曾经留学法国。在12名参会人员中,有过海外留学经历的有4人,有过大学经历的有11人。从年龄上看,琼崖一大参会人员的平均年龄仅有26岁,最年轻的地委青年部长罗文淹仅有22岁,最年长的地委书记王文明也不过32岁。可谓人才济济,英华齐聚,就在邱宅内,十二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标志着琼崖人民的革命斗争第一次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揭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海南各族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序幕。

  12位参会人员

  仅一人看到新中国成立

  历史是最忠诚的记录者。艰难探索、浴血奋战,多少悲壮、多少豪迈。90年前,当只有240余人的琼崖共产党人走上改造琼崖的道路时,面对的是一个灾难深重、积贫积弱的海南岛和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队。

  在参加中共琼崖一大的12人中,最后看到新中国成立的仅仅有1人,他们中没有出过一个叛徒,没有出过一个反革命分子,绝大多数为了伟大的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最早牺牲的中共琼崖一大代表是年仅25岁的李爱春。1927年4月22日凌晨,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琼崖四·二二事变,在全岛大肆搜捕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由于叛徒出卖,李爱春不幸被捕。面对叛徒无耻的劝降,李爱春挣扎着负重刑的身子怒斥道:“住口,可耻叛徒,我爱春也爱命,但绝不像你那样贪生怕死当叛徒,当革命需要的时候,共产党员连宝贵的生命也舍得献出,这叫做视死如归!” 李爱春临刑前,严词痛斥国民党破坏国共合作,并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等口号,被国民党军用铁线勒死于府城五公祠后米铺村坡地上。9月,为了响应党中央的号召,配合四省秋收起义,杨善集主持召开琼崖特委军事会议,领导发动了琼崖武装总暴动,在琼海椰子寨打响了反抗国民党琼崖当局的第一枪。在战斗中,杨善集身先士卒,奋勇当先,最后身中数弹壮烈牺牲。27岁的杨善集给战友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大家快撤,我来掩护,我有办法对付敌人”。

  1928年5月,时任中共琼崖工农红军总司令的冯平不幸在反“围剿”斗争中被捕,敌人利用金江墟日,大造舆论,把冯平绑在竹椅上抬着“示众”。他毫无惧色,对数千前来探望的群众进行革命宣传:“兄弟们!本人就是琼崖工农红军总司令冯平,感谢大家来看我,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杀了一个冯平,还有千万个冯平,革命是杀不绝的,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

  1928年底,琼崖第一次反“围剿”失败后,王文明率领红军向定安县母瑞山转移,面对国民党军队的疯狂屠杀,他语重心长地对同志们指出:“你们要记住,走到哪里都不要做反革命,困难是暂时的,最后胜利是我们的。”最终,由于积劳成疾,王文明病逝在母瑞山革命根据地,年仅36岁。被缺席选为地委委员的陈德华受到敌人酷刑的摧残,身体健康大受损害,出狱后他坚持为党工作,最后身患重病,在弥留之际他却微笑着安慰来探望他的同志:“我死不了,我的病会治好的。我相信我还能继续为党工作哩。”即使是由于客观原因长期脱党的罗文淹,在往后的工作里中也始终坚持不与共产党为敌,并尽可能为党组织做一些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他回海南从事文教工作,并撰写了《海南岛初期人民革命史资料》等一批文章,为后世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了宝贵的史料。

  陈垂斌,大革命失败后自愿要求回家乡开展武装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崖县县长王鸣亚部,1933年在国民党军“围剿”中作战负伤被捕,后被国民党下毒药害死;黄昌炜,1928年1月在万宁县第四区公庙田阻击战中带领部队追击敌军,不幸中弹溺水而牺牲;周逸,1927年7月中旬,为了破坏敌人交通,面对数倍于我的敌人,他且战且退,不幸中弹倒下,年仅25岁;何德裕,1937年8月参加上海淞沪战役,后负伤在浙江省龙泉县病逝,埋骨异乡;许侠夫,1927年底组织部队攻打文昌县城,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不幸在突围中牺牲,为革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还有唯一一位外省籍代表罗汉,1939年在日军的飞机轰炸中阵亡。

  陈三华,与会中唯一的女代表。但遗憾的是,这位出生于文昌的曾任中共琼崖地委委员兼妇女部部长,以及府城多所女校校长的传奇女杰,无任何相片或画像传世。这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子,她青年时曾到广州女子师范学校读书,后留学苏联,精通俄语。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按中共党组织的指示以个人名义参加中国国民党,后于1926年3月退出国民党转入从事工农运动和参与组建中共琼崖地方组织的活动;1926年秋,陈三华任中共琼崖地方委员会创办的中山女子学校校长;1927年,陈三华前往广州参加广州起义;1943年陈三华在苏北牺牲……在海南党史上,仅有短短的500多字记载着这位琼崖女杰的一生。由于没有更多更详实的文字记载,甚至连出生年月都无法确定,因此已经无法考究陈三华的人生有着怎样传奇的经历和故事。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以杨善集为代表的琼崖革命先驱们不畏困难、艰苦奋斗、舍生取义、改天换地的革命豪情,成为琼崖共产党人前赴后继、不断传承的宝贵精神财富。在20多年艰苦卓绝的革命历程中,为了改变琼崖黑暗落后的面貌,海南无数共产党员不怕流血、不惧牺牲,仅有名可查的烈士就有2.3万多人,被杀害的革命群众有40多万。琼崖革命23年不倒的红旗,是千千万万琼崖共产党人和革命军民用鲜血染成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海南新闻时政
   第003版:海南新闻综合
   第004版:海南新闻综合
   第005版:专题
   第006版:在信仰的旗帜下
   第007版:图视
   第008版:禁毒 海南在行动
   第009版:中国/世界新闻综合
   第010版:飞天圆梦 长征七号文昌首飞成功
   第011版:飞天圆梦 长征七号文昌首飞成功
   第012版:体育新闻综合
   第013版:海南周刊
   第014版:封面
   第015版:封面
   第016版:封面
   第017版:封面
   第018版:特稿
   第019版:特稿
   第020版:读图
   第022版:物种
   第023版:热点
   第024版:话题
   第025版:悦读
   第026版:随笔
   第027版:海之南
   第028版:影视
舍身取义浴血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