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 南国都市报 | 南海网 | 南岛晚报 | 证券导报 | 法制时报 返回报网首页 |   版面导航
2016年12月05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夜观月光世界夜精灵
尖头蝗 高高 摄
正在夜观的小伙伴 周晓梦 摄
毛毛虫 高高 摄
挂在金钱榕上的竹节虫 周晓梦 摄
变色树蜥 高高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周晓梦

  “夜观”,顾名思义,就是夜间观察,别名“探访夜精灵”,是自然教育的一项活动。

  近日,海南日报记者跟随“海南媒体湿地保护环岛考察行”走进昌江海尾湿地公园,与松鼠学堂自然教育工作室的自然讲解员们一起,走入月光世界,体验夜观的奇妙。

  嘘——

  天黑了,是不是万物都已入睡?与其疑问多多,好奇心满满,不如让我们趁着月光、带上手电筒,来场“夜观”之旅吧,一同开启感官,去探访自然世界中的“夜行者们”。

  走入月光世界

  靠海的昌江海尾湿地公园,有着成片木麻黄树林,海风呼啦啦,树梢声沙沙。

  “晚上八点半,谁要一起去夜观?”“我要去”“我也去”……松鼠学堂自然导师春香现场发出邀请,得到了不少小伙伴的回应,海尾湿地公园的工作人员吕庆昭是其中之一,他第一次听说夜观,所以也想去观察夜行性生物如昆虫、蛙、蜗牛、蜘蛛们如何吃饭、玩耍、睡觉和谈恋爱,看看某些植物夜间和白天的不同,发现黑夜与白天两个世界的秘密。

  说去就去,夜观的第一步,即是踏入夜的世界。

  “自然灯光师”早已把明媚日光的开关关掉,悄悄地挂上了一轮圆月,扭开按钮,散出轻柔月光。松鼠学堂的自然导师们拿出准备好的手电筒,吕庆昭则带上自己的照明灯和好奇心,准备向黑夜出发。

  其实,夜观并非是近两年才兴起的活动,而是创始于2009年上海植物园的“探访夜精灵”活动,现在北京、厦门、重庆、广州等地都有进行,一般面对亲子或学生人群,由自然讲解员带领的户外夜间自然观察活动,每次大约一个半小时左右。

  在这大约一个半小时的夜观之旅中,参与者不仅需要好奇心,还需要遵守一些规则,比如要结伴前行,注意安全,不脱离队伍;对于大多数小动物只允许观看,不允许触碰,自然讲解员明确可以轻轻触摸的除外;倡导并践行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活方式,遵循LNT(走过不留痕)环保法则……

  对于参与的小朋友们而言,通过夜间观察,可以启发体验大自然,特别是身边的自然,在他们心中播下一颗自然的种子。“我们之前也做了几期夜观的活动,夜观是会上瘾的。”松鼠学堂自然教育工作室负责人高高说。

  遇见什么看什么

  怎么个上瘾法?

  未知和新奇就能让人上瘾。“我们遇到什么就看什么。”春香说,夜观的乐趣之一在于不确定感,可能下一秒,在树叶下、石缝中、草地上,就能发现要观察的对象。

  走到哪里看哪里,遇到什么看什么。吕庆昭打开照明灯,踏着月光,和小伙伴们开启了偶遇“夜行者们”的期待。“这只是什么虫?是不是屎壳郎?”人群中不知是谁的手电筒光亮,锁定了一只正在散步的昆虫:披着墨黑色的外衣,腹部粗壮扁圆,正挪着细足前进,不急不缓。

  “这是锹甲,它头顶上的两个大钳子,力气很大。”春香说,锹甲是“昆虫打架王”,极其好斗,但上阵总不能手无寸铁、赤手空拳,所以锹甲的上颚演变成了一对有力的大钳子。面对人群的围观,这只锹甲并不怯场,挥舞着武器,试图钳住绿叶,俨然是威风凛凛的黑将军。

  可并非每一只习惯夜出活动的虫子,都能像“身经百战”的黑将军一样不怕羞。这不,有两只正在花前月下、你侬我侬的竹节虫,被发现后试图“捂脸逃走”。

  竹节虫的举动,被高高记录并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里,“原以为木麻黄林不会有什么惊喜。没想到,看到至少30只竹节虫,男女老少都有。有约会的,仰望星空的,思考虫生的,健身的,努力长大的,慌忙装死的,宵夜加餐的,五颜六色的……”

  “今晚是竹节虫开会,看到好多竹节虫。”在嘉道理中国保育驻海南自然保育主任卢刚和春香的介绍下,夜观者们还和中华壁虎、变色树蜥、白蚁、沼蛙见了面,围观了尖头蝗凹造型,给马陆、蟋蟀、毛毛虫拍了大头照,这好像是一场昆虫粉丝见面会。

  吕庆昭说,因为在湿地公园里工作,他对园里的路都很熟悉,但“平时都是低头看手机,今晚走了一趟以后,才知道原来每天走的路上有这么多小东西”。一路走下来,看到它们那么可爱,瞬间觉得,你也可爱,我也可爱,大家都很可爱。

  看到什么学什么

  黑夜中,“夜行者们”在经营着自己的方寸宇宙。

  这其中隐藏着夜观的另一迷人之处——智慧。不论动物还是植物,它们都有着自己的生存之道:晚上出行可以觅食颇丰,长得有个性有时是为了迷惑敌人……以竹节虫为例,这种有着树枝一般外形的虫子,简直是昆虫界的演技派“伪装者”,它们不仅能隐身于绿叶枯枝中,寻而难见,还能并脚并须,“啪嗒”一声躺在地上装死。

  除了竹节虫,演技派系的“演员”还有尺蠖。

  “吃货在哪里?”“是尺蠖啦!”手电筒的光亮继续晃动,春香他们在树头下找到了一只正在蠕动的尺蠖,随口一喊,便引来了几个脑袋齐刷刷地蹲在一旁观察。只是,不知这只虫子知道自己的名字被听错了,会不会觉得尴尬。

  “尺蠖的名字,和它行动时的动作有关系,因为它是一种无脊椎动物,行动时一屈一伸,就像用把尺子在测量着走路。”

  卢刚解释了虫子名字的来历,然后接着说,“它也会装死,估计心里还默念:你们看不见我你们看不见我”。

  与小蠹相比,“影帝”尺蠖的名字不算有来头。木麻黄林里,小蠹正在啃食大叶榄仁的绿叶,树皮小蠹一般是寡食性的,食材植物种类比较单一,对森林有一定有害性。“这种小虫子名字笔画比较复杂,这个字曾出现在韩非子的名篇《五蠹》里,‘五蠹’指的是5种害虫。”在卢刚的讲解下,吕庆昭用手机记下了虫子的名字。

  和名字拗口的小虫子说了再见,吕庆昭他们还遇到了趁着夜色织网“盖房”的蜘蛛。

  “这蜘蛛好勤劳,晚上还在劳动。”看着一圈圈绕起来的细丝,吕庆昭说道。但在一旁的自然引导员立即告诉他,大部分蜘蛛都是晚上织网,因为白天鸟儿多,对蜘蛛而言不安全,而且晚上飞蛾等虫子多,织网可捕获虫子。

  树梢依旧沙沙响,月亮却悄悄地躲起来,手电筒打了光,风和树奏了乐曲,虫子们悉数登台亮相,然后谢幕,安静地说了“晚安”……

  夜观结束,回去后,吕庆昭在微信里发了条动态:“一遭走下来,想到很多,同样的湿地,或许我跟其他游客看的是粗枝大叶那些表面的东西,而老师看的却是一个浓缩的社会规模、生态体系”。

  下一回,带上眼睛和好奇心,期待与自然中的“夜行者们”再相约。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海南新闻综合 评论
   第003版:脱贫攻坚进行时特别报道
   第004版:海南新闻时政
   第005版:专题
   第006版:海南新闻综合
   第007版:专题
   第008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9版:大事件
   第010版:世界新闻视点
   第011版:体育新闻综合
   第012版:娱乐新闻综合
   第013版:海南周刊
   第014版:封面
   第015版:封面
   第016版:海之南
   第017版:海之南
   第018版:新知
   第019版:自然
   第020版:民间
   第022版:观察
   第023版:文苑
   第024版:人物
   第025版:悦读
   第026版:随笔
   第027版:艺术
   第028版:影视
夜观月光世界夜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