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2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块广告牌》:
哀而不伤的黑色幽默
《三块广告牌》剧照
麦克多蒙德(右一)与山姆·洛克威尔凭借《三块广告牌》的精彩演出获得奥斯卡奖。
  文\本刊特约撰稿 张紫星

  《三块广告牌》在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一举斩获了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两项大奖。一群优秀的演员用精湛的演技演绎了一个荒诞黑色却又十分精彩的故事,这是很多人观看《三块广告牌》后给出的评价。影片中,各种“混不吝”的人物互相纠缠,碰撞出一个升华的主题:宽容与爱。整部影片基调哀而不伤,就如同用俚语讲述哲理一般。

  堪称完美的演技

  《三块广告牌》以三块广告牌为引,将剧中的母亲、警长、警员三人情感的反转展现得淋漓尽致,充满了戏剧的张力。

  在众多中国人眼中,本片女主角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在群星璀璨的好莱坞毫不起眼。但是你只要看过她的一次表演就会永远记住她,就算你记不住她的名字,也会记住她的演技,这是一个气场强大的女人。她早年参演《血迷宫》(张艺谋《三枪拍案惊奇》美国版故事)时便初露锋芒,其后在《冰血暴》中一举成名,并拿下当年的奥斯卡影后。不知道是天赋使然,还是因为嫁给了美国名导科恩兄弟中的老大乔尔·科恩,麦克多蒙德极善于表现那种呆板木讷,但又会在瞬间爆发的具有黑色幽默特质的人物。她在《三块广告牌》里扮演的是一个遭受了爱女惨死的不幸女人,她内心强大却睚眦必报,她言语粗俗可心底善良,她身遭不幸但时刻战斗。在《三块广告牌》中的精彩表演,让麦克多蒙德再度获得奥斯卡影后。

  凭借《三块广告牌》中警员一角的精彩表演,山姆·洛克威尔摘得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在本片中他又一次诠释了其“戏路宽广”的表演特色。在《三块广告牌》中,演员的优秀表现是这个故事得到完美呈现的关键,奥斯卡评委显然对此也由衷认可。

  在外界看来,银幕上的美国人自信中带着点自大,爱管闲事,但《三块广告牌》彻底抛弃了以往塑造美国人形象的策略,展示了人物敏感、暴躁、无助的一面。这部电影之所以能引起共鸣,也因为观众从人物性格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黑色荒诞的故事

  有一种观点认为喜剧的最高境界是悲剧。当一个悲剧人物或悲剧事件以喜剧的形式展示出来时,带给我们的就是笑中带泪的观感。例如卓别林、周星驰扮演的大部分人物其实都是悲剧性的小人物,他们大多是在苦中作乐而已。人生如戏,苦辣酸甜,福祸相依,莫不如是。《三块广告牌》本身是一个凄惨的故事,女主人公米尔德丽德的女儿被奸杀,杀人凶手逍遥法外,仇恨无法宣泄。但影片不是一个关于复仇的故事,导演马丁·麦克唐纳用黑色荒诞的手法把它的主题诠释为爱和宽容,这才是本片的主要目的。

  马丁·麦克唐纳作品不多,基本上都带有黑色幽默色彩。例如,《杀手没有假期》《七个神经病》无一不是通过略带荒诞的故事、荒腔走板的角色、令人忍俊不禁的情节来表现出人意料的主题。《三块广告牌》中最大的黑色幽默,莫过于警长威洛比举枪自杀,还一本正经地留钱给不断刺激他的米尔德丽德,让她继续在广告牌上贬损自己。他在临死之前都得意洋洋,把一个本质上令两个家庭痛苦不堪的事件,出现了喜剧的况味。“愤怒只会催生更大的愤怒”,这是本片的题眼,《三块广告牌》想要阐述的正是这个问题。威洛比希望用自己的死来警示那些不靠谱的同事和对手,学会宽容,其实可以避免很多麻烦。他相信这一点,也希望世人相信这一点。

  影片中,杀人凶手最终并没有找到,这本身就是人生无常无奈的缩影,影片也没有指责任何角色,而是试图让观者去思考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愤怒究竟扮演了怎样的不光彩角色。米尔德丽德的女儿就是在和母亲争吵后,愤怒离家出走惨遭奸杀的,这个事件又引发了后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奥斯卡的选择

  电影《三块广告牌》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它比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水形物语》更具观赏性,更能引发观众共鸣。但是,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编剧等几个重要奖项都花落别家,这并非偶然。也许从一开始《三块广告牌》就把自己局限住了。

  黑色幽默可以用非现实主义的手法表现,但内在逻辑应该十分严密,即铺得开收得回。如果从剧情上深究,《三块广告牌》是有些许瑕疵的。当然,我们可以认为本片的设定就是带有荒诞色彩的故事,不必过分追求情节层面和人物行为的完全合理性。但是,或许在奥斯卡的评委看来,它还远不如《水形物语》背后涵盖的元素和意义多。

  如前所述,导演的目的不是讲述一个复仇故事,而是要阐述爱和宽容的主题。《三块广告牌》的精彩和缺憾也都是因为这个既定的主题而产生的。深陷麻烦的警长举枪自杀符合情理,因为他罹患癌症,本来就是时日无多。但是,粗鲁警员迪克森的转变就稍显突兀了,要知道一个人的性格和行为方式,很难通过一封信就能得到转变。从他痛殴广告商而广告商居然原谅他的情节,不难看出导演的目的还是为了引出宽容这个主题。片中所有的人设和情节都是为了引出电影主题,但遗憾的是为了服务这个主题,导演不得不在现实性上做出一些妥协,这恐怕也是奥斯卡最终没有把最佳编剧颁给本片的原因之一。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要闻
   第003版:要闻
   第004版:要闻
   第005版:我与海南30年30人
   第006版:辉煌30年 美好新海南
   第008版:辉煌30年 美好新海南
   第009版:潮起海之南 省外媒体聚焦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年辉煌成就
   第010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1版:中国/世界新闻综合
   第012版:文体新闻综合
   第013版:海南周刊
   第014版:封面
   第015版:封面
   第016版:特稿
   第017版:史话
   第018版:海之南
   第019版:读图
   第020版:艺术
   第022版:风物
   第023版:访谈
   第024版:文苑
   第025版:悦读
   第026版:往事
   第027版:讲谭
   第028版:影视
哀而不伤的黑色幽默
影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