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02月11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2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闲话十二生肖
  文\本刊特约撰稿 王凯

  2019年是农历己亥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猪年。猪是十二生肖之一,将人与十二种动物一一对应,老祖宗的这种奇思妙想就是神秘的华夏生肖文化——“全国十二个,人人有一个”,这则著名谜语的谜底就是“生肖”。

  生肖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代表十二生肖的十二种动物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生肖文化也广泛介入了中华文化各个领域,具体表现在人情风俗、宗教信仰和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以至于有人开玩笑说十二生肖是中国古代第五大发明。

  生肖文化的华夏渊源

  十二生肖在古代有很多不同称呼,十二禽、十二兽、十二神、十二属、十二物、十二虫等等,民间则称之为十二属相。

  十二属相以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为代表,古人在寒暑交替的循环往复中发现,丈量时光长短,天干需要地支为伴,日月相对,天地相应,并且用动物的活跃时间相匹配,于是诞生了生肖属年。中国古代术家将十二种动物与十二地支相配,即子为鼠,丑为牛,寅为虎,卯为兔,辰为龙,巳为蛇,午为马,未为羊,申为猴、酉为鸡、戌为狗,亥为猪,人生在哪一年,生肖就是哪一种动物。

  生肖文化的源头究竟在哪呢?

  有学者考证,生肖之说最早见于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其中保留着关于生肖的零散资料;1970年代在湖北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秦简中,有对十二生肖比较完整的记录;东汉思想家王充名著《论衡》则完整记录了十二地支与十二生肖的配属,并且与今天完全相同,因为这个缘故,不少人将《论衡》视为中国最早记录十二生肖的文献。

  清代嘉庆年间进士梁章钜著有一部文人笔记《浪迹续谈》,其中有“十二属”一节,梁章钜在文中重复了十二属相始于东汉时期的《论衡》一说。梁章钜在文中谈及《北史》中的一则史料,宇文护的母亲给宇文护写信,称其兄弟“大者属鼠,次者属兔,汝身属蛇”;他还说南朝人沈炯曾写过一首《十二属诗》。从梁章钜的考证中,我们发现十二生肖大约形成于东汉时期,南北朝时民间就已经非常流行了。

  关于十二生肖的起源问题,还有学者认为是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但此说不足取。古代两河流域天文学虽然比较发达,但其创造的黄道十二宫融入了西方古典天文学体系,将其作为生肖之源肯定证据不足,而国内不断出现的考古和史料则证明,生肖文化在中国有着十分悠久的历史。

  诗词绘画里的十二生肖

  人常以十二生肖入诗,这是一种文人游戏性质的诗歌,全诗一般为十二句,每句吟咏一个生肖动物。

  前文提过,我们今天见到的最早生肖诗是南北朝时期南朝人沈炯《十二属诗》:“鼠迹生尘案,牛羊暮下来。虎啸坐空谷,兔月向窗开。龙隰远青翠,蛇柳近徘徊。马兰方远摘,羊负始春栽。猴栗羞芳果,鸡跖引清怀。狗其怀物外,猪蠡窅悠哉。”这首诗每句第一字都是生肖,十二句依次列入了十二生肖名。

  南宋大学问家朱熹也写过一首生肖诗,这首诗诙谐风趣,按照生肖顺序下笔,有涉笔成趣之妙,与人们印象中古板的理学名儒形象大相径庭:“夜闻空簟啮饥鼠,晓驾羸牛耕废圃。时才虎圈听豪夸,旧业兔园嗟莽卤。君看蛰龙卧三冬,头角不与蛇争雄。毁车杀马罢驰逐,烹羊酤酒聊从容。手中猴桃垂架绿,养得鹍鸡鸣角角。客来犬吠催煮茶,不用东家买猪肉。”

  民国初年,画家王梦白为门生李漪绘十二生肖图,知名学者黄浚也在场,画成后李即以图乞诗于黄,黄乃作《十二生肖题句》诗一首:“世情偃鼠已满腹,诗稿牛腰却成束。平生不帝虎狼秦,晚守兔园真碌碌。龙汉心知劫未终,贾生痛哭原蛇足。梨园烟散舞马尽,独剩羊车人似玉。子如猕猴传神通,画课鸡窗伴幽独。板桥狗肉何可羡,当羡东坡花猪肉。”这首诗除每句嵌一生肖名外,并且每句都用典故,可谓独出机杼,用心良苦。

  多年以后,诗人徐志摩邀请朋友吃饭,应邀前来的除了王梦白外,还有梁启超、胡适、闻一多、刘海粟和姚茫父等人。文人相聚,最宜谈诗论道,席间胡适说:“中国古诗很多,诗人都吃肉,就是没有人写过猪,这个畜生没有入过诗。”

  “这倒不见得,清朝乾隆就写过‘夕阳芳草见游猪’的句子。”梁启超提出了不同看法。

  “猪可有人画过?”胡适又提出了问题。

  “没有人画猪而出名,但可以画。”王梦白回答。旁边的徐志摩听了马上凑趣说:“你来画一张吧。”梁启超也同意:“就用乾隆的成句为题好了。”

  王梦白的画顷刻而成,墨韵自然,层次分明,生动活泼,画中的猪憨态十足。虽是游戏之作,却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佳品,获得众人一片喝彩。姚茫父还即席作了一首五言诗助兴:“不觉悠然见,群猪正尔游。夕阳随地没,芳草接天柔。陇外牛羊下,望中山水秋。尾摇红闇淡,啼认绿夷尤。有意陪龙仗,无端助凤楼。不因三写误,句向御题求。”

  最后梁启超兴趣盎然地在画上题了乾隆那句“夕阳芳草见游猪”作纪念,后来这幅画被《晨报》画刊刊登,许多人都误以为是梁启超所画。

  日常生活中的生肖文化

  相声大师侯宝林写过一篇文章《源于生活雅俗共赏》,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猪年那年,公共汽车上发生过这么件事,车里很挤,有个人挤的时候用力大了点儿,边上那位就不高兴:‘哎哟,今年是猪年啊,所以拱得就厉害。’挤的那位回答得也好:‘狗年已经过去了,怎么还叫啊!’”

  从侯宝林的这个小故事可以看出,生肖文化已深深植根于民间,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给孩子起名,坊间常见的大龙、小牛、虎子甚至狗剩,大都与属相有关。作家老舍出生在戊戌年腊月二十三,正好是狗年末尾,刻薄的姑母给他起了个很不体面的外号“小狗尾巴”。老舍儿子舒乙在《老舍》中这样写道:“属狗和属猪、属鸡、属兔一样,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没有什么不光彩的,可是‘狗尾巴’而且是‘小狗尾巴’,实在令人接受不了。所以老舍小时候总是说他是糖瓜祭灶的那一天生的,在灶王爷升天的时候光荣落地不比‘小狗尾巴’光彩得多,神气得多?”

  不只是人名,国内很多地名也与生肖有关。贵州一带有许多叫马场、狗场、龙场、猴场的地方,原来这里将赶集称为赶场,每十二日为一轮,丑日称为牛场,午日为马场,辰日为龙场。最初是表示哪一天逢集,时间久了便逐渐演变为地名,这种情况在西南地区经常见到。

  十二生肖中的许多动物譬如牛、羊、鸡、猪之类皆可入菜,在古代哪些人吃这些东西都有严格规定,《国语》中说:“天子食太牢,牛羊豕三牲俱全,诸侯食牛,卿食羊,大夫食豕。”民间还有一种叫“十二象”的吃食,据说是十二生肖一锅烩,专门给穷人吃的。四川作家李劼人在小说《死水微澜》中这样写道:“一天哪里讨不上二十个钱,那就可以吃荤了!四城门卖的十二象,五钱吃两大碗。”幽默的文字背后其实是心酸的泪水。

  许多人对自己的属相动物非常崇拜,柳宗元就曾写过一篇寓言,说一个鼠年出生的人,因属鼠而爱鼠甚至护鼠。清末民初的《清碑类钞》中也有这样一个故事:“盐城有何姓者,其家主人自以子为本命肖鼠也,乃不畜猫,见鼠辄禁人捕。久之,鼠大蕃息,日跳梁出入,不畏人。”

  不要以为这都是前人虚构的故事,其实历史上类似的原型不少。明武宗朱厚照生于猪年,他在位期间禁止养猪,因为猪既是他的属相又是姓氏(猪的谐音)。大学士杨廷和是个直谏之臣,上书要求取消这条荒谬的禁令,但朱厚照置之不理。后来节日用牛羊豕三牲祭祀时,找不到猪肉,礼部官员多方进言,朱厚照这才不得不废除了这条禁令。

  这位属猪皇帝闹出的笑话,是愚昧迷信和专制皇权衍生的怪胎,类似的事情,慈禧太后也干过。据说有一次慈禧祝寿,宫里上演京剧《玉堂春》助兴,其中有句唱词“羊入虎口有去无还”,台上的角儿刚刚唱出,台下的老太后就勃然大怒,马上喝令停演。原来慈禧太后生在乙未年,恰好属羊,岂能容忍“羊入虎口”?

  说不尽的十二属相。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 关注春节黄金周
   第003版:本省新闻 新春走基层
   第004版:关注海口春节黄金周
   第005版:关注海口春节黄金周
   第006版:关注三亚春节黄金周
   第008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9版:中国/世界新闻焦点
   第010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1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12版:体育新闻 文娱新闻
   第013版:海南周刊
   第014版:封面
   第015版:封面
   第016版:封面
   第017版:封面
   第018版:封面
   第019版:封面
   第020版:特稿
   第021版:特稿
   第022版:特稿
   第023版:热点
   第024版:面孔
   第025版:悦读
   第026版:随笔
   第027版:艺术
   第028版:影视
闲话十二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