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05月13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7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在她的爱心感召下,很多帮扶对象成功戒毒回归社会——
“玲姐,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
符良玲。
符良玲(中间沙发左一)的“帮扶爱心客厅”。
  文\海南日报记者 徐晗溪

  毒品把人推入深渊,她奋力要把深渊里的人拉上来。

  她心系那些需要她帮助的人,长年奔波在海口基层,热心帮扶困境中人;

  她每天倒8班公交通勤,随时带着充满电的两部手机,全天开机,生怕漏掉一个帮扶对象的求助;

  在这场阳光与阴霾的较量中,她迎难而上,用爱心、决心、耐心、恒心,为戒毒(康复)人员铺就“回归路”,永远把繁忙留给自己,把温暖和希望带给别人;

  她就是51岁的“妈妈训教团”志愿者符良玲,海口市美兰区海甸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副主任、禁毒办副主任。她曾荣获“中国网事·感动2017”年度十大人物,也是海南省唯一入选人物。多年来,她一直坚持“以情感化,用心帮扶,让浪子回头”。在她的努力下,辖区戒毒帮教对象列管率达100%,她也赢得了辖区内外无数居民的尊重。

  始终带着微笑的“康复天使”

  5月9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映椰城,符良玲在晨曦中醒来。多年来,她一直是晚睡早起,5点多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手机在微信群里逐个@帮扶对象,向他们道声早安。简单吃过早饭,她倒4班公交从西海岸来到海甸岛,到达美兰区海甸街道办事处时,刚好7点多。

  今天会来多少帮扶对象呢?符良玲一边心中核算着,一边烧水泡茶,过滤掉茶渣,把热茶水分装到不同的茶杯中放凉,然后开始在办公桌前整理材料,静候帮扶者到来。

  “玲姐,你帮我填下经济适用房的申请表吧。”“玲姐,你看看我怎样才能落户?”“玲姐,你帮我找个工作吧。”……不到9点半,符良玲那间小小的办公室已经挤满了人,她一刻都不得停歇,却从容淡定,先给来访者端上茶水,全程面带微笑,一一解决他们的诉求。

  人们常说“禁毒是世上第一难”。因为帮教一个吸毒对象成功脱毒需要3年时间,期间要经过13次尿检合格,这需要吸毒对象和帮教人员坚忍不拔的毅力支撑。符良玲是如何做到辖区戒毒帮教对象列管率达100%?

  “挽救吸毒人员没有诀窍,只有爱心、决心、耐心、恒心。”符良玲告诉记者,吸毒人员强制戒毒回来后,会跟社会有个短暂的脱节,这个时期尤为关键。“因为很多不法分子就趁这个关口跟他们联系,先给他们‘吃糖’,取得信任后,继而诱惑他们重走老路。”

  符良玲要做的就是跟这些不法分子抢时间、争民心,让戒毒人员明白党和政府一直在关心着他们,从来没有放弃他们。

  “他们都会向善、都会变好的”

  “她说我去看她不过是为了完成我的工作,她不想看见我,宁愿再回强制戒毒所也不愿意看见我们。”很多帮扶对象一开始并不理解符良玲的好意,有些甚至很抵触,阿娟(化名)就是这样一个人。她20岁出头,因交友不慎在酒吧染上了毒瘾,后被强制戒毒,被送回家后一直对外界有很强的抵触心理。

  “阿娟父母很早就离婚了,父亲已再婚,母亲为了她一直没结婚,守着她过日子,她吸毒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阿娟表面看着嘻嘻哈哈,但心里很苦,无处倾诉,因为她被辜负太多次了,不肯轻易相信别人。”符良玲一次次用实际行动证明她的好意,多次上门回访,同阿娟的亲友沟通,在她的不懈努力下,阿娟终于接受了她的帮扶。

  “那天就在街道办办公室,她抱着我哭了两个多小时,一直哭到中午1点多,她没吃饭,我也没吃饭,我就这样安抚着她,听她哭诉。最后,她抬起头问我,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符良玲眼含着泪花回忆道。

  “这些孩子心都不坏,很多都是迷茫中被人诱惑了,试图通过吸毒的快感与幻觉逃避现实中的不如意,他们只要接触了正能量的人与事,知道社会没有放弃他们,他们都是会向善、会变好的。”符良玲告诉记者,阿娟现在阳光健康,像一朵向日葵花。

  “我的帮扶对象中创业成功的人也很多,有的甚至成了著名企业家,事业做得很好呢,前不久还有媒体给他录专题纪录片,说他很励志,是戒毒人士的典范,很是正能量。”说起那些戒毒后成功回归社会的帮扶对象,符良玲言语间非常自豪。

  “看到他们幸福,我便无憾”

  5月8日,记者电话联系符良玲时,她正在通话中,本来想过会再联系她,不曾想符良玲秒回了电话,但是一听是记者采访,她来不及多说就挂断了。“我不敢错过一个帮扶对象的电话,所以也不敢错过陌生号码,说不定是帮扶对象借别人手机打的。”符良玲坦言,她这个习惯被不少人责备,说她狂妄、没礼貌。

  “我宁愿得罪一个人,也不能错过帮扶对象的电话,因为他们不是走投无路,不会轻易给我打电话。”符良玲细数了帮扶对象可能给她打电话的几种可能,比如,他们被怀疑复吸、家庭不和吵架、生活迷茫不知所措等等。“一旦错过他们的电话,可能就是错过了一次救人的机会,这个电话不仅关系一个人,还有他背后的一大家。”

  “The one who saves one life saves the world entire(拯救一个人就是拯救全世界)。”这是电影《辛德勒的名单》里的一句名言。符良玲也有一句常挂嘴边的话——挽救一人就是救了一个家。因为她长期接电话,除了两部手机一直充着电,办公室电话也是常常响个不停,符良玲走哪都带着水杯,但即便如此也于事无补,声带受损严重,医生警告她再多说话可能就会失声。“但我能丢下这个摊子不管吗?”符良玲柔柔的话语中透着坚定。

  她如今退休了,每月领3700多元退休金,除去1000多元的通勤费用,每月可补贴家用的工资寥寥无几。家人理解你吗?问完这个问题,记者看到符良玲收起她标志性暖暖的笑容,眼睛中有抑制不住的悲伤。“我很感谢我的爱人,谢谢他的理解,很多时候,我都是靠着他的鼓励一路走过来。”

  “我丈夫是一线基层民警,儿子也是基层公务员,我们一家三口都很忙,一个月也难得聚在一起吃次饭。”符良玲说,“我的帮扶对象也很理解我,他们没事都不会找我,只会来我办公室远远看我一眼就走,说是给玲姐留点时间。”

  “玲姐,已经12点半了,赶紧去食堂吃饭吧。”采访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符良玲的同事来提醒她吃饭,记者才得知,符良玲长期饮食不规律、不吃午餐,已经因胃出血就医过。“我真的来不及吃午饭了,下午还要开会,手头资料还没整理完,你们先吃吧。”

  看到她废寝忘食坚守工作岗位,记者起身告别,临走前问她:“你要干到什么时候才真正退休?”

  “只要帮扶对象需要我,我会一直做下去,能看到他们幸福,我便无憾。”符良玲说,人生匆匆几十年,活多久没关系,关键是要做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要闻
   第003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4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5版:要闻
   第006版:专题
   第007版:中国/世界新闻综合
   第008版:广告
   第009版:海南周刊
   第010版:封面
   第011版:封面
   第012版:封面
   第013版:封面
   第014版:封面
   第015版:封面
   第016版:热点
   第017版:热点
   第018版:史话
   第019版:文化
   第020版:艺术
   第021版:面孔
   第022版:新知
   第023版:悦读
   第024版:影视
“玲姐,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