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繁忙的“护鸟季”来了 ——
我的驿站,痴心守护“雁南飞”
冬季的海口东寨港是候鸟的天堂。黄叶华 摄
冯尔辉在拍摄候鸟。
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周边村民和保护区工作人员、志愿者一起成立了联合护鸟队。
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在开展巡护工作。
  文\海南日报记者 陈蔚林

  编者按

  “鸟人”“鸟痴”是喜欢鸟类达到一定程度之人的自嘲称谓,他们的爱鸟心路历程正如歌手王菲的歌曲《传奇》中唱的那样:“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梦想着偶然有一天能再相见……”

  每年入冬前夕,便有大量候鸟从西伯利亚、东亚等地起航,一路南飞。

  海南,是它们重要的补给站或越冬地,每逢此时,那些被称为“鸟人”“鸟痴”的海南“护鸟人”,便开始了他们与候鸟最美丽的约会。

  碧水粼粼,映着郁郁葱葱的红树林,天地间氤氲的水雾让初冬的海口东寨港恍如仙境。忽而,一阵翅膀的扑棱声传来,成群的白鹭从远处的林间直冲云霄。

  “哈哈!这群得有上百只!”一名30出头的男子迅速举起相机,快门声响成一串,藏在镜头后的兴奋笑脸,就像孩童得了心爱的玩具。

  他是海南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林业工程师冯尔辉,在保护区从事动植物保护,特别是候鸟的保护和监测工作已有10年之久。提起他,保护区的人大多会心一笑:“他啊,就是个‘鸟痴’!”

  就是这位“鸟痴”,和同事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驻守在保护区,用眼睛追随候鸟的痕迹,用脚步给它们寄居的家园镶上了一圈又一圈固若金汤的保护线。

  每年冬季打一场“硬仗”

  漫步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绿树连绵、万鸟齐飞的动人景象映入眼帘。凭借红树林构成的“海上森林”奇观和水域中丰富的食物资源等优势,保护区一直是南迁越冬候鸟最为青睐的“驿站”之一。

  冯尔辉介绍,每年从9月起,就有大量候鸟从西伯利亚、东亚等地起航,一路南飞至此,或途经,或越冬,到12月时达到高峰。那时,会有一波又一波“鸟浪”翻涌于红树林上方,如云霞盖顶更似海浪卷袭,蔚为壮观。这群“宾客”长时间流连于此,直到次年3月前后才陆续离开。有的鸟儿爱上这片土地,便索性从候鸟变成留鸟,把家永远地安在了这里。

  每一类鸟儿是否如期赴约,都如同生态晴雨表般反映着保护区的生态变化。因此,每年冬季,冯尔辉和同事们都要打一场硬仗。每一天,他们都要带上导航设备、相机和望远镜,或步行,或骑车,或乘船,沿着巡护路线前往监测点监测鸟类活动,观察记录鸟类的数量、种类、生境、点位及人为干扰因素,一方面为鸟类安居保驾护航,一方面为野生鸟类学研究提供最新数据。

  客观来说,护鸟的工作是枯燥的。冯尔辉等人每天走同样的路线,做相似的工作,有时为了监测鸟类活动,在野外一待就是一整天,风吹日晒、蚊虫叮咬都是家常便饭。晴天还好,雨天巡护回来,整个人就像泥人一样。

  护鸟工作还是危险的。冯尔辉记得,前些年人们的护鸟意识不强,保护区的同事们除了监测鸟类活动,还要联合执法部门蹲守和追捕偷猎者。一次,他的同事在巡护时发现了一名偷猎者,当即翻身骑上摩托车,沿着坑坑洼洼的村路一追就是十几公里。后来,摔到地上、无路可逃的偷猎者竟爬起来,用自制鸟枪指向了他!幸好增援的大部队及时赶到,偷猎者只好放下枪。

  “这简直像电影里的情节!事后,我的同事也很后怕,万一自己出了事,一家老小可怎么过?”冯尔辉记得,可这名同事也说,当时就只想着抓住偷猎者,给其他偷猎者以警示,给周边村民以提醒,呼吁更多人学法、懂法、用法,自觉加入爱鸟、护鸟的队伍,别的没想那么多。

  与鸟儿有着“过命交情”

  护鸟要付出的代价,比外人想的要多得多。

  保护区的工作人员除了巡逻和监测,还要定期采集鸟类粪便样本,判断保护区是否出现疫情,每次采集样本都需要穿上厚厚的防护服,使用专业的采集设施,以免人员感染。

  冯尔辉记得,有一次保护区采回的粪便被检测出疑似禽流感病毒,保护区立即启动防控预案,及时隔离参加采样的工作人员,同时通知疾控部门对样本做进一步检测。

  要得到更准确的检测结果,就要采回更多粪便样本,这份工作自然落到了被隔离人员肩上。“不知道自己是否感染了可能致命的禽流感,也不知道此行会不会增加感染的几率,大家还是二话没说,套上防护服出发了。”冯尔辉说,当时压在大家心头的不是个人安危,而是保护区是不是真的出现了疫情,珍贵的候鸟会不会成片染病死亡,引发生态灾难。

  幸运的是,进一步的检验结果显示,保护区并无禽流感病毒。“危机解除的瞬间,我们心头的大石也应声而落。”冯尔辉说,东寨港红树林是我国目前连片面积最大的一片沿海滩涂森林,也是国际重要湿地,“我们一定要守好这座美丽的‘海上森林公园’,守好这成群成片的珍贵候鸟。”

  正因为跟这些鸟儿有着“过命的交情”,保护区的每个人都把它们当作家人一样看待。冯尔辉说,每天清晨他到保护区上班,就像从一个家来到另一个家,和“家人”待在一起,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内心也是安定而满足的。

  村里多了“编外”护鸟队

  保护区的工作成效有目共睹。

  这些年,通过坚守岗位和进村庄、进社区、进校园宣传动物保护知识和法律法规,冯尔辉等人渐渐改变了人们对越冬候鸟的看法。特别是,亲眼看到偷猎者被抓捕和判刑,保护区周边的村民们更是直呼上了一堂生动的普法课。这些冬季南下的鸟儿,不再是他们的笼中宠物、盘中美食,而是珍爱的朋友、远道而来的宾客。

  村民们还自发组成护鸟队伍,成为保护区的“编外队员”,参与到科普和普法的活动中去。看到不文明观鸟、拍鸟的游客,他们就及时制止和引导;一旦发现偷猎者的行踪,他们就第一时间向保护区和执法部门报告,很大程度上帮助打击了偷猎者的嚣张气焰。

  社会人士的爱鸟、护鸟行为也越来越规范。比如,之前很多摄影爱好者为了拍摄到灵动的镜头,可能采取诱拍、摆拍的办法惊扰到鸟类。如今,他们都自觉地和鸟类保持距离,就算蹲守一整天只拍到一张照片也不觉得遗憾。

  保护区工作人员陈河还笑着回忆了一件趣事:一天,大家正上着班,突然有一个村民气呼呼地跑到保护区来找他们“赔钱”。原来,这位村民种的辣椒本已红艳艳地缀满枝头,没想到一夜之间竟被百来只八哥吃得一干二净。此前也有村民反映,总有候鸟飞到鸭塘来“蹭饭”,把给咸水鸭吃的玉米都抢走了。

  当然,最终保护区没给这些村民赔钱,但派出人员给大家作了知识普及,教他们如何防鸟护苗——只能用稻草人等障碍物驱赶,不能布网拉线以免误伤鸟类。村民们也对此表示理解,只不过每每见着保护区的人,总要半开玩笑地说一句:“看好你们的鸟,别再来偷吃了!”

  冯尔辉说,这些美丽的鸟儿,不是“保护区的鸟”,而是“全人类的鸟”。只有每一个人都视鸟儿如家人,人类才能真正实现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他很欣慰,如今,因为人们爱鸟、护鸟意识的增强,聪明的鸟儿们也都知道东寨港是它们栖息的天堂了。

  截至目前,保护区共监测到208种鸟类,比10年前增加了斑胸滨鹬、黑枕黄鹂、红嘴蓝鹊等14种之多。与此同时,海口万绿园、白沙门湿地公园、海南大学东坡湖等地发现的越冬候鸟种数也越来越多。

  冯尔辉希望,经过一代又一代护鸟人的努力,每年冬季,候鸟们都能准时来到海南,赴这场温暖之约,用万鸟归林的震撼景象,为冬日的海岛更添生机。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东寨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本省新闻关注海南交通路网建设
   第004版:自贸观察︱问智
   第005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6版:海南国际旅游消费年——关注2019年(第二十届)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
   第007版:海南国际旅游消费年——关注2019年(第二十届)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
   第008版:本省新闻关注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第009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10版:关注“奔跑海南”2019环岛全民健跑(文昌站)
   第011版:专题
   第012版:专题
   第013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4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15版:广告
   第016版:文体新闻综合
   第017版:海南周刊
   第018版:封面
   第019版:封面
   第020版:封面
   第022版:封面
   第023版:新知
   第024版:访谈
   第025版:逝者
   第026版:艺术
   第027版:面孔
   第028版:文化
   第029版:民间
   第030版:往事
   第031版:科技
   第032版:影视
我的驿站,痴心守护“雁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