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三位“鸟专家”与候鸟的不期而遇——
梦想,就是与“你”再相见
李波(中)在放生被救助的鸟类。
符瑞祺(左)在观察鸟儿。
卢刚(左)在做观鸟记录。
  文\海南日报记者 徐晗溪

  “护鸟人”李波用一颗感同身受的悲悯之心照顾需要救治的鸟儿;“观鸟人”卢刚在爱鸟的路上也从业余“观鸟人”变成职业“爱鸟者”;“理工男”符瑞祺因工作与鸟儿结缘,从“IT男”成长为“鸟管家”。

  虽是不一样的角色,他们却有一颗共同的爱鸟心,每年冬季都与南迁候鸟有个约会。

  “护鸟人”李波: 我知道我很疯狂

  “李老师,一只婆罗鹰鹃飞进我的办公室,到处乱飞乱撞,我该怎么办?”11月21日,李波接到市民求助电话,耐心倾听后迅速做出判断:这只鸟是有活力的,应该没有受伤,应是误闯,当即联系海口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放归自然。“市林业行政执法支队接到电话后,火速赶到,确认婆罗鹰鹃状态良好后便放飞了。”

  李波几乎每天都会接到这样的求助电话,11月21日放飞婆罗鹰鹃、11月20日救助脚趾被夹伤的水鸟……这不是他的工作,但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野生动物保护神”,16年来,他一直悉心保护着、救助着南迁候鸟等野生动物。“候鸟一路南迁,可能会遭遇伤害,我做的就是救助工作。”

  李波是海南师范大学教师,一开始只是一位爱心人士,看到需要帮助的候鸟便施以援手,可在一次次救助中,他对这些候鸟从可怜到悲悯,便决定尽可能保护它们。“管着管着,我就成了一个疯狂的环保主义者。”

  李波以前的老房子有一个小型的“鸟类医院”,里面有各种需要救治的鸟儿,有常见的鸟儿,也有珍稀水鸟,他都一样悉心照顾。白鹭不吃死鱼,他就在盆内加进烂草,并用竹签搅动鱼身制造游动假象,煞费苦心地还原它们的生活环境,让鸟儿可以在此安心养伤。照顾野生动物,尤其是受伤的鸟儿,不仅花钱,还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好在李波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

  他家里没有空调,出去吃饭也不使用塑料餐具,出行也是选择公共交通,尽可能减少能源消耗。本可以享受更好的生活,却把一腔热情给了“素不相干”的野生动物,身边的人一直劝他不要太执着,但李波很坚持。“我知道我很疯狂,但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孩子们可以跟鸟儿们和谐共处,共享美丽家园。”

  “观鸟人”卢刚: 为鸟儿构建美丽家园

  在古典诗词里,有关鸟儿的描述数不胜数。如大家最熟悉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等等。古人那时观鸟没有望远镜,不是一种刻意的看,而是一种更纯粹的观,鸟儿与山水、万物是一体的,那就是自然,是世俗生活的一种观照,也可说里面有一种精神的寄托,或轻松自在,或踌躇满志。

  卢刚很早就能体会这种心情。他是海南观鸟界“大神级鸟人”,连续参与主导的海南越冬水鸟调查,到今年已经走过第16个年头。卢刚的观鸟爱好,起源于在海南工作的第一年读到《中国鸟类野外手册》,从那时起,他看到不认识的鸟类就翻查图鉴,慢慢地认识的鸟儿就多了起来。

  中国古人喜欢从飞鸟反观自身命运,如杜甫的“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苏轼的“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等。在卢刚看来,观鸟、观自然是我们生活最贴近灵魂的一部分,他喜欢观鸟且乐在其中,从2007年开始,他从高校辞去园艺教师的工作,供职于海口畓榃湿地研究所,从玩票的“观鸟人”变成职业的“爱鸟者”,长期关注海南生态环境和自然环境变化发展。

  “我的工作是保护鸟儿生活的大环境,环境好了,鸟儿也会幸福地生活,生物多样性也实现了。”从水田、水库到淡水沼泽;从咸水鱼塘、红树林到潮间滩涂,卢刚对海南主要的水鸟栖息地了如指掌,基本摸清了海南冬季水鸟的种类、数量和分布情况;发现了多个海南鸟类新记录,丰富了海南的鸟类物种数据,同时也提升了海南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的鸟类监测能力,培养了一批鸟类调查员和观鸟爱好者。

  海南目前喜欢观鸟的人越来越多。其实,在我们国家,香港、台湾的观鸟活动开展得比较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就有了观鸟会。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广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观鸟活动兴起。本世纪初,观鸟活动慢慢热起来,尤其是近几年,户外休闲运动越来越热,观鸟也成为很多人喜爱的亲近自然的一种生活方式。

  “鸟类对环境的变迁极为敏感,我们所积累的调查数据,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海南在这个时代的环境变化情况。”卢刚认为,自然教育是很必要的。如果我们连脚下的土地都不足够了解,很难对它产生认同感。生活在“钢筋水泥”里的下一代,正在逐渐失去与大自然最原始的联系。只有先了解自然,才能热爱自然,从而保护自然,自然教育不单是说“自然”,更是出于对人文的重视。

  “鸟管家”符瑞祺: 护鸟让我们得以重返自然

  如果说李波与卢刚是因生活中的偶然契机爱上鸟儿,符瑞祺跟鸟儿则更像是旧时的相亲。他大学读的是计算机,毕业后就职于三亚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站,因工作与鸟儿结缘,日复一日的相处中逐渐结下不解之缘,对鸟儿从认识到了解,最后爱上那些可爱的“水上精灵”。“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望远镜,观察它们,记录它们的生活状况。”

  “水鸟是最好的环评师,越来越多的水鸟来到三亚繁衍生息,说明这里的生态环境变得更好了。”作为80后,符瑞祺虽然年龄不大,却工作了十多年,见证了在三亚栖息的候鸟一年一年变多,已有百余种不同鸟类。“鸟儿很聪明的,一个地方环境变差了,它们就不会来了,它们要是‘搬家’,3天就能集结好队伍。”

  鸟儿是符瑞祺最熟悉的陌生人。他每天饶有趣味地看鸟儿捕食、遛弯、鸣叫,鸟儿多了,鸟儿的世界也像一个江湖,有领头鸟,它们会有纷争,也有弱肉强食的争夺。“我们不会给鸟‘拉架’,自然界有自然界的生存法则,不过它们要是受伤了,我们就会医治它们。简言之,我们是在它们看不见的地方改善它们看得见的‘饮食起居’。”

  “鸟儿很敏感,如果人类没有捕杀它们,当人接近它们时,它们也不会害怕,不会飞走。”跟鸟儿接触久了,符瑞祺也能摸清它们的脾性,也会根据鸟儿反馈给他的信息做好防护措施。“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种群的多样性,是判别生态良好的重要依据。如果一个地方的鸟儿很怕人,我们就会在此加大防护力度,防止有人捕杀鸟儿。”

  “西方有句谚语:观鸟是你一生进入大自然的门票。”符瑞祺坦言,观鸟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当你走进自然之中,你永远不知道鸟儿会以怎样的面貌突然出现,总是有惊喜在等着你,每天观鸟的情形都不一样,它们灵动的身姿,婉转的歌唱,会给人带来特别美好的享受,他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原来我们身边还有这么多可爱的精灵存在,我们应当学会尊重鸟儿,爱护自然。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本省新闻关注海南交通路网建设
   第004版:自贸观察︱问智
   第005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6版:海南国际旅游消费年——关注2019年(第二十届)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
   第007版:海南国际旅游消费年——关注2019年(第二十届)海南国际旅游岛欢乐节
   第008版:本省新闻关注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第009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10版:关注“奔跑海南”2019环岛全民健跑(文昌站)
   第011版:专题
   第012版:专题
   第013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4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15版:广告
   第016版:文体新闻综合
   第017版:海南周刊
   第018版:封面
   第019版:封面
   第020版:封面
   第022版:封面
   第023版:新知
   第024版:访谈
   第025版:逝者
   第026版:艺术
   第027版:面孔
   第028版:文化
   第029版:民间
   第030版:往事
   第031版:科技
   第032版:影视
梦想,就是与“你”再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