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19年12月02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2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王佐良的图书馆情怀
江舟
王佐良与夫人徐序在昆明(20世纪40年代初)。(资料图片)
  王佐良先生是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也是我国首屈一指的翻译家、诗人和英国文学研究专家。他与许国璋、吴景荣两位先生并称中国的“三大英语权威”,在国内外翻译界享有极高的声誉。在王佐良的求学生涯中,对图书馆始终拥有一份特殊的情怀,他对不同图书馆的记忆,俨然像一幅幅颜色各异的画卷,展现出王佐良先生精神成长的历史。

  王佐良对图书馆始终充满着愉快的回忆。

  中学时代,王佐良是在武昌度过的。在中学的大院子里有三所学校:文华中学、华中大学、文华图书科学校。其中文华图书科学校是当时中国唯一讲授图书馆学的高等学府,它拥有一个图书馆,叫做“公书林”。公书林里有着丰富的中英文藏书,而且全部开架,中学生也可以进去随意阅览。在王佐良的记忆中,公书林的楼房宽敞、舒适,而且环境优雅。窗外始终一片翠绿,馆内始终安静整洁。在公书林,王佐良翻阅了许多英文小说,尽管当时他的英文水平很有限,多数英文原著看不懂,但它们启蒙了他对英文的兴趣。在公书林,王佐良养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习惯:就是喜欢阅读英文杂志。他在公书林的期刊室里第一次接触到一些美国杂志,如《星期六晚邮刊》《全国地理》《美丽的屋子》等,这些英文书籍满足了王佐良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为他打开了一扇求知的窗户。就像王佐良先生本人所说,没有公书林的启蒙,也许就没有翻译家王佐良。

  中学毕业后,王佐良先生考入清华大学。清华大学的图书馆比公书林更为气派:文艺复兴式的红色外表,大理石的门厅,玻璃地板的书库,软木地板的阅览室。当时清华大学新建的第三阅览室有一个足球场那么长,其中各种精美的书刊闪耀着知识的光芒。宽长的书桌两端各立一个铜制的高台灯,它们在十九岁王佐良的心上投下了温情和宁静的光。就是在这个第三阅览室里,王佐良阅读了柏拉图《对话》的英译本、西洋哲学史、古罗马史、希腊悲剧、英国十六七世纪诗剧等等,这些经典书籍把王佐良带进了一个知识上和情感上的全新世界,让他的心性逐渐走向理智和成熟。

  几年后,王佐良考取庚款公费留学,进入了牛津大学。坐在英国牛津大学包德林图书馆里,一间名叫“亨福莱公爵室”的古籍阅览室迎来了王佐良这位常客。图书馆的天花板上有彩画,四壁还有过去的名人画像,包德林图书馆拥有华美的建筑,然而照明却相当差。当时还有一些古本是用链子锁在书架上,把它们拉下来摊在桌上阅读非常吃力。在包德林图书馆,中古僧侣修习的遗风犹存,那种一灯如豆一心苦读的空气却与王佐良当时的心情合拍:国内正在进行大战,家里杳无音信,虽然在图书馆刻苦读书,心情却是波澜起伏,很不平静。只在最后的两个月里,王佐良的论文已经完成,北平也解放了。在等候回国的日子里,王佐良在包德林图书馆里纵情自由地阅读,初夏的阳光给了馆内更多光亮,新的国家和新的时代的到来,让他的心境豁然开朗。

  回国当了教授后,王佐良先生时常出国,每到一个国家,图书馆是他的必访之处,他对图书馆始终有着深厚的情感。王佐良先生认为,他在不同图书馆的阅读经历,成就了他的精神成长。他非常赞赏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说过的一句话:“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作为一代学人,王佐良先生对阅读的热情,对知识的理解,对图书馆的深情,确实值得我们学习和景仰。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4版:关注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第005版:关注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第006版:关注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
   第008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9版:关注陵水2019年脱贫攻坚先进典型表彰
   第010版:中国新闻时政
   第011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2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13版:海南周刊
   第014版:封面
   第015版:封面
   第016版:封面
   第017版:艺术
   第018版:文化
   第019版:物种
   第020版:民间
   第021版:鉴藏
   第022版:乐活
   第023版:文苑
   第024版:悦读
   第026版:随笔
   第028版:影视
王佐良的图书馆情怀
追寻红色足迹
秋莲
我的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