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0年03月28日 星期六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5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81年前,琼崖抗日独立队在潭口渡口阻击东进日军,鏖战数小时丝毫不退——
打响琼纵抗日第一枪
琼崖纵队抗日第一枪纪念园。本报记者 苏晓杰 摄
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潭口渡口阻击战旧址。 (本报资料图片)
  ■ 本报记者 习霁鸿

  自白沙黎族自治县发端,南渡江一路奔腾300公里,朝东北浩荡而去,却在海口市琼山区潭口古渡口被“撞折了腰”,陡然转向。

  1939年2月,就在这个渡口,刚刚成立两个月的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简称琼崖抗日独立队)打响了琼纵抗日的第一枪。

  “东北向,南渡水流长。源发黎苗开拓地,波扬府海丽都场。潭口御东洋。”阳春三月,伴着这首抗日诗词《南渡江》,海南日报记者来到潭口渡口,回望那段“御东洋”的历史。

  当机立断

  阻击敌人掩护群众撤退

  在海口市云龙镇玉仙村,有一道沿路的石门,门头上刻着“琼崖纵队抗日第一枪纪念园”,字数寥寥,意义却重如千钧。穿过石门,一间赤柱黄瓦的六角凉亭呈现在记者眼前,横楣上书“潭口渡口阻击战纪念亭”。这间于2004年落成的凉亭,是潭口阻击战唯一的纪念性建筑物。

  由于地理位置重要、物产资源丰富,日军觊觎琼崖已久。早在19世纪末,日本当局就曾叫嚣要将海南作为“南进”基地。1938年9月,日本拟定《海南岛处理方针》,提出占领海南岛。当年10月,日军攻占广州,切断了国外对华援助的香港路线。援华物资只能取道越南与缅甸。为进一步切断后两条路线,日军必须攻占海南岛,以便飞机从海南起飞对其进行空中打击。

  1939年2月10日凌晨,日军在海口天尾港一带登陆。琼崖抗日独立队当即派人到琼崖国民党当局和琼崖守备司令部,商量国共如何联合抵御日寇,却发现国民党当局军政机关早已撤离府海地区,撤到了定安山区。海口、府城地区的国民党一枪不发,逃之夭夭。日军顺利占领海口、府城后,意图渡过南渡江,向琼崖腹地推进。

  潭口渡口位于玉仙村北侧,是海南解放前海口至文昌、嘉积公路的唯一渡口,是日军东进的必经之地。

  当时琼崖抗日独立队正驻扎在离渡口东南10公里外的云龙墟。敌军人数众多、装备精良,我军琼崖抗日独立队仅有区区300多人,双方力量对比悬殊,是走,还是打?队长冯白驹决定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拖慢日军进犯的脚步,随即对第一中队下令:“同志们!日寇从海口方向登陆了!你们一中队立即吃饭,饭后赶到潭口渡口去。”

  带着“坚决阻击敌人,掩护人民群众安全撤退”的命令,第一中队中队长黄大猷、副队长符荣鼎率领该中队80多人,急行10公里,迅速赶到潭口渡口迎战。

  挫敌锐气

  迫使日军放慢东进的进度

  据《冯白驹将军传》一书记载,第一中队赶到时,看到沿途都是扶老携幼逃难的老百姓,妇女孩子哭声一片,在混乱中没有目的地奔跑。日机发出鬼怪般的嚎叫,低空呼啸着向人群俯冲扫射。

  经过勘查地形地貌,第一中队迅速占据了渡口东岸的土坡,开挖了临时工事。队员们成排埋伏在丛林里,把枪架在土坡上,枪口正对江面,居高临下,观察江面动静,只待日军出现。

  顺着“阻击战码头”的指示牌,记者来到了当年的土坡,极目远眺,渡口尽收眼底,视野十分开阔。

  敌在低,我居高。明显的地形劣势下,一路未受到抵抗的日军突然遭遇阻击,一时不明底细,不敢贸然渡江,于是改用飞机对琼崖抗日独立队占据的土坡进行狂轰滥炸。

  第一中队利用地形优势,当敌机俯冲时,便集中火力,轮番扫射敌机;等敌机轰炸时,便立即向身后的丛林里转移,不做丝毫退让。

  在敌军第二轮轰炸中,第一中队第二小队四班班长李文启的大腿被炸弹碎片击中,瞬时皮开肉绽、血流如注。李文启咬紧牙关,继续战斗,始终不肯退居后方。

  双方鏖战数小时。在第一中队的坚守下,日军始终不敢强渡南渡江。

  傍晚时分,第一中队接到冯白驹“为保存革命实力,撤退转移”的收兵命令,方才撤离阵地,退回云龙墟。

  得益于第一中队的长时间作战,大批从海口府城地区逃难的民众才能够转移到云龙墟,在南渡江边的树林里隐藏了起来。琼崖抗日独立队回到云龙墟后,又着手解决群众吃饭问题,再将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琼崖抗日独立队的勇猛势头让日军大出意外,也迫使一路上长驱直入的日军放慢了东进的进度。

  影响深远

  坚定了琼崖人民的抗日信心

  “潭口一战,虽然战斗规模很小,对日军的推进起不到大的影响,但是它的意义是深远的。”海口市委党史研究室征研科主任科员周琪雄感慨道:“这一仗,极大地鼓舞了琼崖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坚定了人民群抗日救国、保卫琼崖的信心,激发了全琼各界人士爱国家爱家乡、共同支援抗日的热情。同时也提高了独立队的威信,扩大了琼崖特委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在全琼的政治影响。”

  在潭口阻击战后,广大青年纷纷要求加入琼崖抗日独立队,琼山地区一度流行一首海南话民谣:“送哥出,在前行。妹送你,相陪伴。送哥自愿去前线,哥在胸前红花挂,望哥机智与勇敢,保国保家流血汗,消灭日寇才回家,欢庆胜利侬心宽。”

  时至1939年3月,琼崖抗日独立队迅速发展壮大,从最初的300多人发展到1000多人、800多支步枪、200多支驳壳枪。由于规模壮大,琼崖特委当月将琼崖抗日独立队扩编为琼崖抗日独立总队,下辖3个大队和1个特务中队。到1939年底,以琼文抗日根据地为中心,琼崖的共产党员迅速发展到9000多人。

  与此同时,港澳爱国琼胞、海外琼侨也成立了爱国团体,纷纷捐钱捐物,支援琼崖抗日独立队。

  “这一仗,也让玉仙村村民们深受感动和鼓舞。”周琪雄说,在海南岛解放战争期间,玉仙村大多数人都参加过党的外围组织,为我党站岗放哨、送情报、运粮,且全村无一人叛变革命,村民冼开章被日军抓捕后,备受折磨依然坚贞不屈;冼开登被日军刑讯迫供、引诱、拷打,直至被枪决也没有叛变革命;共产党员冼际章在南渡江边被国民党兵包围,宁愿跳江而死,也不愿落入敌手……

  站在土坡上,这片曾经尽染鲜血的土地上已经郁郁葱葱,南渡江面波光粼粼,江岸杉树荫荫,野花盛放,好似世外桃源。

  上了岁数的玉仙村村民说,过去的日子不能忘,不敢忘,有过去的苦,才有现在的甜。年轻些的村民说,玉仙村的荒地上如今种上了满满的槟榔和淮山,家家户户靠着勤劳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日子。他们说,继续跟着共产党,相信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本报海口3月27日讯)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3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4版:深读·海南
   第005版:征途如虹——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特别报道
   第006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7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08版:旅游周刊
第40军118师加强团向澄迈文生村转移
林伯熙:变卖家产 投身抗日
打响琼纵抗日第一枪
敢于打响“第一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