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0年04月08日 星期三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她年近半百毅然投身革命,被称为“革命母亲”,文昌当地为她修建云四婆纪念亭——
巾帼传奇 代代称颂
位于文昌市翁田镇新村的云四婆纪念亭。 本报记者 李佳飞 通讯员 潘高 文/图
云四婆的革命烈士证书。 本报记者 李佳飞翻拍
  ■ 本报记者 李佳飞 通讯员 潘高

  琼崖革命武装斗争23年,留下了大量感人至深的故事。琼崖革命领导人冯白驹曾深情感叹:人民群众是琼崖革命真正的靠山,山不藏人人藏人。革命成果的取得,得益于人民群众无私无畏的支持,这其中,包括文昌市翁田镇被叶剑英称之为“革命母亲”的云四婆。

  云四婆年近半百毅然投身革命,铲恶锄奸,又像慈母般掩护革命同志。为支持革命,她20多年如一日甘当中共党组织的情报员、交通员、护理员和供给员,曾多次被敌人抓捕入狱,经受严刑拷打,但从未屈服。

  “云四婆是支持革命的300万琼崖人民的杰出典范,我们当地人对她格外敬重。”文昌市翁田镇新村党支部书记云川告诉海南日报记者,为纪念缅怀云四婆,在文昌市翁田镇龙马墟附近修建了云四婆纪念亭,每年清明节或中国共产党建党纪念日来临,都有不少人来此祭扫,在缅怀革命先烈的同时,重温红色历史。

  有勇有谋铲恶锄奸

  今年4月1日,清明节临近。海南日报记者一行寻访云四婆纪念亭,来到文昌市翁田镇龙马墟老市区西南400米处,看到纪念亭寂静肃穆,周围鲜花盛开、绿树环绕。纪念亭面对着的,是云四婆的墓碑。

  新村人不会忘记,墓碑下长眠的革命先烈,曾立下的赫赫功绩。

  云四婆,原名符妚大,1879年出生于文昌县龙马乡东后山良村。她之所以被称为“云四婆”,缘起一段小故事——

  1927年春,年近半百的符妚大找到组织,申请入党投身革命。填写入党登记表时,支部书记云鹤畴说:“你年过半百,还没有一个正名,你丈夫姓云,家中排行第四,为便于开展革命活动,你就叫云四婆吧。”她高兴地应允了。从此,“云四婆”的名字就叫开了。

  “虽然身为女性革命者,但打土豪、分田地、罢市游行,云四婆样样冲在前面,多次出色完成任务。”云川说,在新村,云四婆的英雄事迹家喻户晓。

  1928年,当地恶霸云彪梧、云玉山勾结反共分子张会东残部,纠集地主组织武装,在龙马新村老区烧毁五六百间房屋,杀害共产党员和无辜群众100多人。

  云四婆接受党组织交付的任务,组织“锄奸队”除掉云彪梧和云玉山。1929年农历正月十二,云四婆获悉云彪梧、云玉山等人次日要在新村云氏祖祠祭祀,她立即跑到30里外的金千村向中共文昌县委汇报。次日一早,领着县委驳壳枪班3位同志回到村里。她扮成小贩,挑着货郎担,牵着一头黄牛,向新村云氏祖祠走去。当时,恰好有棵小椰树挡住了敌人的视线,她便借此机灵地闪进祠堂。

  云四婆伺机把祠堂侧面的门打开,让3位同志进去,用枪口对准云彪梧、云玉山的胸膛。这时,在祠堂外守候的团丁察觉有异,包围过来,她机智地跑到无人的庭院去,点燃鞭炮,吓退团丁,3位驳壳枪手趁敌兵慌乱的时候,开枪击毙这两名恶棍。

  这次锄奸后,“云四婆”的名声更大了。

  无私无我保护战友

  对敌人,云四婆像一把不卷刃的砍刀,对同志,她却有一颗慈母的心。“革命儿子亲,胜过骨肉情。”龙马新村的群众至今还传颂着云四婆献出亲生儿子,救下伤员的动人事迹——

  1942年3月,正处于日寇大蚕食时期。云四婆在宋宅山建立临时医务所,一批批伤病员在她和同志们的悉心护理下提早“出院”,回到前方杀敌。最后一个重伤员老李过两天也将恢复健康归队,正在云四婆家停留休整。忽然,汉奸潘儒三带着敌人进村搜查,闯进了云四婆家,云四婆赶紧让老李躲进房里。

  “老太婆!伤病员在哪里?”领头的一个敌人问。“不知道。”云四婆冷冷地回答。闻言,愤怒的敌人打了云四婆两个耳光。

  “住手!”见此情形,老李忍不住挺身而出。“你是谁?伤病员的有!抓了抓了的!”几个日本兵咆哮着。“我是我,堂堂正正的中国人!”老李故意讽刺一旁的伪兵。伪兵一听,揪住老李拳打脚踢,云四婆上前阻拦:“你们怎么乱打我的儿子呢?”

  敌人不管那么多,宁可错抓一千,不愿放过一人,仍执意要带走老李。这时,云四婆的亲生儿子云逢铣回来,低声喊了一声“娘”。敌兵见状逼问:“他是谁?是你的孩子吗?”“不认识,过路的客人,讨水喝的。”云四婆坚决地回答。

  “那就是伤员!”敌人听完,不由分说把麻绳套在云逢铣的脖子上,将其推出门口。老李见势不对,赶紧大叫自己是伤员。敌人火冒三丈,下令统统抓走。云四婆立刻跪在地上捶胸啼哭,用力拉住老李,骂道:“你个败家子,不识好歹,皇军是抓共产党,你为什么冒充伤病员?连你母亲都不管了!”敌人见状放了老李,带走了云逢铣。

  事后,革命同志闻讯赶来安慰云四婆。她却强忍着悲痛,平静地说:“只要你们在,革命的火种就在,万一我儿子回不来,我乐意认所有的革命同志为我的儿子。”

  后来,经过多方努力,云逢铣被解救出来,但终因饱受折磨、伤势过重,不久病逝。云四婆擦干眼泪,又把最后一个儿子云逢锐送进革命队伍。

  为掩护革命同志,云四婆还在自家院子里挖出隐蔽性很强的地洞,白天让同志们躲在洞里,晚上才出来活动。为了让革命同志睡好,她把家里的门板都拆了,媳妇和孙子只能睡在地上。

  无畏无惧宁死不屈

  今年90多岁的卢春兰是云四婆的儿媳,现居住在龙马墟。在她心目中,婆婆坚毅的性格一直激励着一家人勇敢面对困难。“即使被敌人抓去,她也从容应对,宁死不屈!”卢春兰说。

  云四婆的革命历程充满传奇,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她曾被国民党逮捕过1次,被日寇逮捕过5次,但始终坚贞不屈,一直坚持到革命胜利。

  1939年冬天,龙马乡伪民团头目符献佳、符学元闯进云四婆的家,以“通共杀死云彪梧、云玉山”为罪名,把她抓去坐牢。在牢狱中,脚戴木镣、手戴铁链的云四婆对着汉奸吐口水,破口大骂。敌人把她监禁了20多天,不时施以火烤、灌水、鞭打、电触等毒刑。尽管皮肤烙焦,脸部浮肿,可她仍坚强地挪动着麻木的伤腿,动员囚友坚持狱中斗争。一出狱,她就连夜找到党组织,汇报情况后,要求组织继续委派工作。

  还有一次,云四婆被汉奸和日寇抓去拷问,敌人想从她的口中得知共产党的下落,甚至把她拉到挖好的大坑边,要她跪下。但她昂着头,不肯下跪。汉奸用刀架在她脖子上进行逼供,她什么都不说。敌人让她闭上眼等着枪毙,但她瞪大眼睛盯着敌人。原来,敌人朝天开枪,上演的是假枪毙的把戏。

  1943年2月,云四婆在奉命去琼山县(今海口市琼山区)演丰乡的途中,被日军抓住。日军对她施以酷刑,包括倒吊、灌水、拷打,并用烤红的火钳,烫伤她的手脚、脸部和腰间,但云四婆照样宁死不屈,没有泄露党和革命机密。敌人一无所获,只好又把她放了。

  解放后,云四婆担任海南区妇联委员,当选为省、区人民代表。1950年10月5日,71岁的她光荣出席广东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和冯白驹当选为大会主席团成员。时任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叶剑英称她为“革命母亲”。5年后,她拿出毕生存款交纳最后一次党费后,在海口病逝。

  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到1955年病逝,云四婆参加革命28年,先后发动群众筹集粮食上万担支援前线,亲自动员200多名青年参军参战。

  如今,在云四婆曾经战斗过的家乡新村,在当地党员干部的带动下,虾苗企业的入驻及畜牧养殖业的发展让村民收入逐年增加。“我们会牢记革命先烈为我们今天的幸福所作出的牺牲,让革命精神代代传承下去!”云川说。

  (本报文城4月7日电)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 关注高三、初三年级开学
   第003版:风从南海来
   第004版:风从南海来
   第005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6版:本省新闻 来自海南自贸港建设一线的声音
   第007版:本省新闻 关注高三、初三年级开学
   第008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9版:中国新闻
   第010版:中国新闻焦点
   第011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12版:征途如虹——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特别报道
   第013版:观点
   第014版:广告
   第015版:旅游周刊
   第016版:海南日报"春暖行动"系列公益广告(七)
巾帼传奇 代代称颂
冯国卿:威震敌胆闻名全岛
紧紧地依靠人民群众
革命老区迈入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