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0年04月17日 星期五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1950年3月11日,解放军第二次夜渡琼州海峡,在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登陆——
强渡海峡再传捷报
位于文昌市昌洒镇赤水港边的“先锋营登陆地点纪念碑”。 本报记者 李佳飞 摄
位于文昌市昌洒镇赤水港边的“先锋营登陆地点纪念碑”。 本报记者 李佳飞 摄
  ■ 本报记者 李佳飞 通讯员 潘高

  从文昌市昌洒镇一路向东,穿过S206国道就是赤水港,这里人迹罕至,针叶林遍布海岸线,满目葱翠。烟波浩渺的赤水港边,渚清沙白,微风拂波,海潮声中,仿佛能听到来自70年前那场战斗中激烈的枪声,感受到胜利的喜悦。

  1950年3月11日,解放军第43军第128师383团一个加强营夜渡琼州海峡,在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成功登陆。之前,第一批偷渡部队第40军118师352团一个加强营已在儋州白马井海滩成功登陆,这两次历史性的登陆,把国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的“伯陵防线”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成功登陆的野战军联合琼崖纵队,与海南岛国民党守军展开正面交锋。

  从此,赤水港的名字与解放军紧紧联系在一起,当地政府在海滩边立了一座纪念碑,用以纪念那段登陆战斗历史和在战斗中长眠的烈士。

  计划推迟 国民党守军加固防线

  回望历史,时间退回到1950年3月5日,在雷州半岛西面,解放军第40军执行首批偷渡任务的118师352团加强营八百壮士在灯楼角集合整装待发。与此同时,在雷州半岛东面,第43军第128师准备渡海的战士们也在硇洲岛集合登船,等待出发命令。按照计划,他们将分别从东西两面登陆海南岛。

  当天下午,第40军118师352团渡海先锋营按计划向海南岛西部的白马井海滩进发。可位于雷州半岛东南部的硇洲岛上一直风平浪静,海潮轻轻地卷起浪花。集合在这里的第43军第128师383团一个加强营战士们显得焦虑不安,出发的小船已准备就绪,可战士们从中午等到晚上,硇洲岛连一丝风也没有。

  兵团作战室里,司令员邓华一直密切关注着硇洲岛的气象情况,他心里清楚,如果在晚上8点以后起航,船队就会在第二天白天暴露在茫茫的大海之上,成为国民党守军的靶子,很可能遭到敌人飞机和军舰的联合攻击。3月5日当晚,邓华下达命令:43军128师停止起航,等待起风。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整整5天。这5天里,海南岛传来第40军渡海先锋营成功登陆和琼崖纵队胜利会师的令人振奋的消息,也传来了对偷渡部队不利的消息:在得知解放军一个营的兵力成功登陆白马井后,国民党海南防卫总司令薛岳坐立不安,认为“固若金汤”的“伯陵防线”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他立即调兵遣将,一边追击已经上岛的渡海先锋营,一边全面加强沿海防御,还下了一道封海的命令,禁止琼崖渔民出海捕鱼。

  夜渡起航

  海上漂荡近20个小时

  3月10日,硇洲岛上终于吹起了东北风,第二次渡海机会来临。当天下午1时许,解放军第43军第128师383团1000余名战士,乘着21条木船,从湛江东南的硇洲岛起渡,踏上了早在5天前就该踏上的征程。

  登陆地点选在海南岛东部的赤水港,这里国民党守备力量相对薄弱,海岸线平坦,有利于快速登陆。不过,这次渡海却并不顺利。

  “部队在海上遇到了八级大风,下着大雨,战士们在风雨交加的大海上漂荡了近20个小时,每个人都晕船,有的吐苦水,还有人吐血。”时任43军128师383团1营3连连长的李庆生曾在接受采访时讲述了他们的遭遇,“那个浪打得很高,船可以顶到浪尖上,又马上落在浪底下。”

  风越刮越大,天上还下起了大雨,远处雷声不断,海面上波涛汹涌。

  以当时的风浪,千吨级的客轮都无法出海,而战士们的21条小船就算全部加起来也只有百吨左右。到了半夜,马灯点不着,旗语看不清,就连号声也听不见,小船之间无法联络,基本上都分散了。

  3月11日清晨,汹涌了一夜的大海逐渐平静,虽然无法联络其他船只,但战士们依然各自朝预定目标前进。在经历了千辛万苦的艰难航行后,终于在赤水港至铜鼓岭一带先后登陆,并与岸上守敌展开了激战。

  军民联手

  “各显神通”接应渡海部队

  在加强营准备渡海的时候,活跃在琼文地区的琼崖纵队独立团收到接应渡海部队登陆的电令。独立团立即向赤水港挺进,并与当地党政组织取得联系。中共文北县委书记叶明华、县长李光邦迅速到沿海地区布置,动员各区民众全力以赴接应潜渡部队。

  “那天很冷,刮东北风还夹着毛毛细雨。”李光邦的儿子李华影曾在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讲述,为有条不紊做好接应渡海大军的各项具体工作,父亲连夜奔走,文北县落实任务到人,分片包干,“包括通知沿海各区、乡组织党员和群众于10日晚上进入指定地点待命履职,同时准备粮食和各类物资,做好保障供应”。

  当地干部群众在接应渡海部队时“各显神通”:有的利用成束的手电筒做“信号灯”与渡海解放军联络;有的把情报放在约定的树洞里,盖上椰子壳让交通员取走;有的混在被迫为国民党军修工事的群众队伍里,随时接应渡海部队;一些群众还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解放军伤员,当国民党军进村搜查、威迫群众交出伤员时,村民临危不惧、守口如瓶,并秘密地把伤员转移到琼崖纵队设在沿海红树林里的医院。

  让李光邦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位叫黄邦喜的群众,他是新屋村革命堡垒户。3月10日下半夜,叶明华和文北县政府秘书陈少柳深入到赤水港湾附近,找到黄邦喜传达指示说明情况后,他二话没说就披上蓑衣,手拿牛绳,装着寻牛的样子,迅速来到赤水港海边。11日上午9时许,赤水港响起激烈的枪声,黄邦喜冒着炮火跑到海边接应大军。

  在民众的接应和掩护下,3月11日中午,解放军渡海先锋营冲破了国民党军队的堵截,顺利到达指定地点。

  赤水港,是当年解放军渡海先锋营登陆海南的第二个点,也是登陆接应最顺利的一个点。为纪念那段难忘的历史和长眠的烈士,2001年5月1日,文昌市昌洒镇委、镇政府在海滩边立起一块“先锋营登陆地点纪念碑”的石碑。(本报文城4月16日电)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4版:本省新闻关注开学复课
   第005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6版:深读·探秘
   第007版:澄迈新发展
   第008版:征途如虹——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特别报道
   第009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0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1版:海南日报"春暖行动"系列公益广告(十)
   第012版:世界新闻综合
渡海大军摧毁国民党“伯陵防线”
邢慧学:琼崖巾帼舞红缨
强渡海峡再传捷报
难忘的不朽丰碑
一块石碑铭刻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