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0年06月22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禁毒mojito》火遍全网,全球播放量破亿
海南禁毒宣传C位出道
《禁毒mojito》MV画面。
“做警官天”组合的贺文昌(左)和胥瑞(右)。(本版照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文\海南日报记者 习霁鸿

  “麻烦给我的毒贩来一杯mojito(莫吉托,一种鸡尾酒),我喜欢阅读他认错时的眼眸。手铐的弧度、监狱的温度,所有色彩都因为他说不出话……”6月14日,一首改编自周杰伦全新作品《mojito》的《禁毒mojito》MV横空出世,随即刷屏网络:国内外好评如潮,全球播放量破亿,《人民日报》《央视新闻》等主流媒体转发……

  镜头越过MV画面,让我们看一看在这首爆火的MV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

  爆款MV

  5分钟内完成歌词改编

  在这首MV中,海南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二级警长胥瑞“C位出道”,除了担任主唱外,他也是这首改编作品的创作者。

  6月12日中午,胥瑞无意听到了《mojito》,“‘铁铸的招牌’这句歌词一下子就让我想到了警徽。”胥瑞结合自己缉毒警察的身份,顺着往下想,“原歌词中唱到‘麻烦给我的爱人来一杯mojito’,那么,‘麻烦给我的毒贩来一杯mojito’也未尝不可?”

  长期的一线缉毒工作和多年的音乐积累,让胥瑞一气呵成,五分钟内就完成了歌词改编。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即将到来,胥瑞兴冲冲地拿着作品去向领导汇报,希望将其拍成宣传禁毒题材MV,获得了领导的全力支持。说干就干,胥瑞立即开始着手准备。

  拍摄定在6月14日。当天早上,临集合前10分钟,由于工作原因,原定参与的多位民警不得不缺席拍摄。得知消息后,离拍摄现场最近的海口市西海岸派出所二话没说,果断派出人手支援。

  人员临时变更导致原定的一切几乎都要重来。临时救场的西海岸派出所民警甚至都没听过原版《mojito》。胥瑞只好自己现场跟着《mojito》MV学习跳舞,再教给民警们。时间紧迫,民警们学了一遍,没有彩排,就被“赶鸭子上架”了,两小时后,MV拍摄完成。

  就连胥瑞自己也没想到,这个仓促的MV一经推出便受到了许多网友的喜爱,“请出道吧。”“感谢每一位缉毒警察的付出,希望大家远离毒品。”一时间,网友留言如潮水一般涌入各播放平台。甚至有网友还专门为伴舞之一——西海岸派出所二级警员周猛辉重新写了一首个人专版《mojito》:“麻烦给我的小胖来一杯mojito,我喜欢跳舞时他甩起的胖手……”

  “《禁毒mojito》的走红,意味着此次的禁毒宣传受众更广了。”胥瑞坦言,“如果大家能通过这些歌曲或者其他形式的禁毒宣传,自觉抵制毒品、珍爱生命、参与禁毒工作的话,这将是对禁毒工作者最大的鼓舞。”

  音乐

  生活的一剂解药

  “只有大家劲往一处使才会爆发出最大的能量。”胥瑞告诉记者,《禁毒mojito》能够爆火,离不开业界内外许多人的支持,尤其是省禁毒办和省公安厅,历来支持宣传形式百花齐放。

  作为一名紧跟时代发展潮流的“85后”,胥瑞每一年都会主动阅读《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根据《报告》,2020年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10亿人,使用各类短视频软件的用户量也很大,很多短视频的月活量超过了5个亿,可见短视频已经成为网友了解资讯、接收信息的主要渠道之一。”胥瑞说道。

  2015年至2016年间,胥瑞曾被借调至公安部禁毒局。那时,“中国禁毒”的微信公众号刚刚开通,但一批微信“大号”已经成熟,几乎每篇文章的阅读量都超过了10万。出于兴趣,胥瑞开始研究“大号”们的经营之道,“当时我发现很多爆款文章都配了短视频,于是我就尝试写了一首禁毒歌曲《no drugs no die》(《远离毒品,珍爱生命》)。经领导批准,这首歌被拍成MV,配在‘中国禁毒’公众号的一篇文章里。”胥瑞回忆,虽然不知与MV有多大关系,但那篇文章实打实地成了“中国禁毒”第一个阅读量达10万+的文章。

  在那之后,胥瑞结合个人在音乐方面的兴趣与特长,陆续创作了许多禁毒歌曲。“音乐就像生活的一剂解药,乐的时候需要它,苦的时候也需要它。”谈起通过音乐宣传警方工作的初衷,胥瑞说,“潜移默化下,音乐已经成了大家普遍能够接受的宣传形式。”

  “做警官天”组合

  大舞台和小戏台

  其实,热爱音乐的胥瑞还有一个自己的组合,另一名成员是他的大学同学、海口市公安交警支队法制宣传科民警贺文昌。在《禁毒mojito》MV中,贺文昌就站在胥瑞身后伴奏。

  同样身为警察,同样热爱音乐,两人一拍即合,2015年开始共同创作警察题材音乐。“自我介绍时总不能次次都说‘胥瑞和贺文昌’吧,我们索性起了个组合名,叫‘做警官天’。”胥瑞解释,“做警官天”,取其“做警察,为官为天下”的含义,同时也时刻警醒二人不论如何都必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能因为取得成绩而膨胀。

  2015年,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中宣部、教育部等14个部门联合制定了《全国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规划(2016—2018)》,决定全面启动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6·27”工程,构建完善的青少年毒品预防教育工作体系。为了方便大家理解“6·27”工程,“做警官天”组合出马,将其写成了内容通俗易懂、旋律朗朗上口的《6·27之歌》,在网络上广为传播。

  几年下来,“做警官天”组合创作了不少警察题材歌曲,但由于经费有限,能和《6·27之歌》一样顺利发表的歌曲目前仅有10多首。“制作一首歌,需要编曲、混音、录音等许多流程,如果对品质要求高,光制作一首歌就得花好几万甚至十万元。如果要拍成MV,至少要五万元。”胥瑞有些遗憾,“我们无法负担所有歌曲的制作。”

  尽管推向大众的歌曲并不多,“做警官天”还是渐渐闯出了名堂,接到了不少演出邀约:海南春晚、三沙春晚等活动都有他们的身影,2018年底他们甚至还受邀参加了央视节目《我要上春晚》并成功晋级。

  对胥瑞与贺文昌而言,演出只是一种形式,他们更希望的是让法制理念深入人心。因此,走下央视大舞台,他们又登上了许多乡镇的小戏台,以文艺汇演的形式向村民们宣传禁毒、交通安全等方面的知识。

  胥瑞告诉记者,除此之外,自己每年都会走进校园,向校园师生们宣传禁毒知识,穿上交警制服,贺文昌也同样常常出现在各类宣传场所。“我们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对我们而言,这不只是一个工作,更是一项事业。无论是一线工作,还是宣传工作,只要和本职工作相关,都是我们会坚持做的事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本省新闻
   第004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5版:洋浦新视界
   第006版:解放70年美好新海南纪念海南解放70周年大型系列专刊
   第007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8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09版:海南周刊
   第010版:封面
   第011版:封面
   第012版:封面
   第013版:海之南
   第014版:讲谭
   第015版:讲谭
   第016版:民间
   第018版:故事
   第019版:面孔
   第020版:海之南
   第021版:艺术
   第022版:话题
   第024版:影视
海南禁毒宣传C位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