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1年01月23日 星期六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韩愈的家国情怀

  ■ 程应峰

  韩愈之所以被后人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一是因为文章写得好,二是因为他颇具家国情怀。

  韩愈的家国情怀,一句话说,就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韩愈拥有典型的君子人格,注重个人知识修养和道德修为,他操行纯正,目标坚定,谈文论道直爽坦率,从不畏惧或回避什么。在倡导古文革新运动中,他不错过任何可以宣传自己散文革新主张的机会,可谓殚精竭虑,全力以赴。他有一颗平等仁爱之心,与人交往,无论对方发迹或是潦倒,他都坦诚相待、倾心相对。他善于诱导勉励后进,只要一心向学入了他的门舍,他都会以宾客之礼相待,时刻不忘以身作则,时刻不忘以振兴名声教化、弘扬仁义为己任。

  韩愈胸怀江山社稷,忧国忧民。公元803年,时任监察御史的韩愈,负责查访关中地区旱情,他目睹灾民流离失所,四处乞讨,饿殍遍地,自是痛心不已。而当时的京兆尹李实却封锁消息,谎报关中粮食丰收,百姓安居乐业。韩愈在愤懑之余,向朝廷上奏《论天旱人饥状》疏。面对他的实言上疏,李实等人不乐意了,他们群起攻之,谗言相害,就这样,韩愈被贬为一偏远荒地的县令。

  此后经历了几起几落,韩愈写下《进学解》自喻。宰相李吉甫读过后,认为他史学才识超群,于是极力推荐韩愈为史馆修撰。虽然韩愈才识丰厚,忠心可鉴,但因他一向豁达率真,心直口快,粗疏之处难免,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起落于重用与被贬的轮回里。

  韩愈坚持真理,大胆谏言,勇于改革。他敢于讲话,且敢讲真话,他的谏言有内容、有深度、有力量,用语独到,气势磅礴,不同凡响。《论佛骨表》中,他说:“群臣不言其非,御史不举其失。”认为供奉佛骨实在荒唐,要求将佛骨烧毁,不能让天下人被佛骨误导。宪宗为此非常生气,要用极刑处死韩愈,裴度、崔群等人极力劝谏,众多皇亲国戚也认为对韩愈加罪太重,为其说情,宪宗便将他贬为潮州刺史。韩愈被贬后,写下“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的诗句,表达了自己忠心进谏、一心为国为民的情怀。

  韩愈尊儒却不墨守。在《读墨子》一文中说:“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为孔墨。”这样的言论显然同他尊崇孔孟之道有所牴牾。对于这样的言论,有人指为“刺谬”。对于世俗之见,他更是不以为然。《师说》一文,他得出“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的结论,揭示“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道理,可谓勇气鼎沸,胆识过人。

  忧心为国,忠诚执着,敢于承担,这就是具有君子人格的韩愈。白居易说韩愈“不交势利,自致名望。”这名望,于韩愈而言,有来自文字的成分,有来自人格的成分,更令人钦仰的,是他有一份无以言表的、炽热浓厚的家国情怀。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本省新闻时政
   第003版:奋进自贸港 蓬勃展新局
   第004版:辉煌十三五 奋进自贸港
   第005版:辉煌十三五 奋进自贸港
   第006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7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8版:民生新闻
   第009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10版:世界新闻综合
   第011版:文化周刊
   第012版:专题
一双千岁鹤 不作孤翔鸿
中国早期的文学史意识
《隐居十六观之十五·缥香》
韩愈的家国情怀
古人的垃圾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