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1年03月22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10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充当动物口粮、成为作物肥料、治理土地沙化
满目青翠牧草香
四棱猪屎豆标本。
热研12号平托花生。
热研17号爪哇葛藤。
珍稀物种吊罗山薹草。
热研四号王草。
西非猪屎豆标本。
热研2号圭亚那柱花草。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梦瑶

  编者的话

  近日,国家热带牧草标本馆在海南儋州揭牌,这意味着我国南方第一个牧草专类标本馆正式投入使用。长久以来,在南方人的印象中,牧草似乎只存在于畜牧业发达的北方,殊不知热带牧草也别有一番天地。那么,热带牧草有什么特点呢?研究牧草有什么作用?海南牧草种类有哪些?且看本期海南周刊聚焦热带牧草。

  浩瀚的植物王国中,若论生命力,恐怕没有谁能比得过“草”。

  它们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从沙漠戈壁一路蔓延到盐滩碱地,由陡峭山地摸爬滚打至荒芜高原,在乔木、灌木也不能到达的地方扎下根,由此构成我国最大的陆地生态系统,发挥着涵养水源、防风固沙、保持水土、净化空气以及维护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生态功能。

  而其中,兼具畜牧饲养功能的草即为牧草。与动辄一望无垠的北方牧场相比,南方牧草在“气势”上没法比,却凭借水热条件好、生长期长等独特优势,也开辟出自己的一方天地。

  尤其在水热资源极为丰富的海南,牧草更是时常能给科研人员带来一份惊喜。

  牧草不只是“草”  也包含部分具有饲养价值的灌木植物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南北朝时期民歌《敕勒歌》中所描述的这幅场景,大概是许多人对于牧场一词的最初想象,似乎它天生只属壮阔无比的北国。

  但其实,我国南方也有满眼青翠的牧场。准确地讲,牧草资源在全国各地均有分布。

  “牧草一般分为北方牧草和热带牧草,前者连片规模大,但季节性明显,冬季缺草现象严重。”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牧草研究中心(以下简称中国热科院牧草中心)副研究员杨虎彪介绍,相较之下,南方牧草虽然规模小且分布零散,却具备生长周期长、四季常青的优势,“比如热研4号王草,这种牧草在海南一年可以刈割6到8茬。”

  由中国热科院副院长刘国道等人编写的《中国热带牧草品种志》中,共收录有93个品种,其中禾本科45个、豆科32个、旋花科4个、大戟科12个。这些热带牧草中有不少是由中国热科院从国外热带地区引进,经选育后推广至南方各省。

  “禾本科和豆科是热带牧草中的‘大家族’。”中国热科院热带牧草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董荣书说,这两类牧草富含多种营养,饲用价值高且具有强大的水土保持能力、固氮能力,因此应用范围也最为广泛。

  牧草,顾名思义是指具有饲用价值的草本植物,但在翻看这些热带牧草的“证件照”时,却不时会有一些熟悉又略显奇怪的“面孔”冒出——比如木薯、玉米、甘蔗和花生。

  “牧草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主要由草本植物构成,但也包含部分具有饲用等经济价值的灌木类植物,比如华南8002号木薯、华农1号青贮玉米等,它们的茎叶都是不错的饲料资源。”董荣书说。

  可见,牧草离我们并不遥远。

  小草也有大本领  一身多职武艺多

  既然冠以“牧”字,牧草的首要使命自然是用于畜牧生产。

  “长期以来,老百姓对牛、羊等草食家畜的养殖,基本都采用‘秸秆+精料’的饲喂模式,却不知道以牧草为主食,以精料为补充的科学饲喂方式。”刘国道透露,此前他们有过一组实验对比,采用“牧草+精料”的饲喂方式养牛,成本较以往可节省20%到30%,出栏率则可提升30%至40%。

  其中,产量高的王草和营养丰富的柱花草堪称佼佼者。用刘国道的话来说,就是前者能让牛羊吃饱,后者能让它们吃好,“其实不止牛羊,包括猪、鸡、鹅、兔子,甚至是鱼,都可将牧草作为饲料。”

  充当动物口粮的同时,牧草还能作为橡胶等作物的“肥料”。

  “冬季、春季橡胶停割期,胶农在林下挖穴埋放经过发酵的牲畜粪便时,可以混杂部分草料的根茎等,这样能增加肥料的有机质,更好地起到松土、增肥的功效。”刘国道说。

  除了具备很高的经济价值,牧草本身也是“环保卫士”。

  刘国道还记得,1992年,为了解决文昌沿海地区土地严重沙化问题,他和同事在沙地上搭起草棚调查研究,历经一次又一次失败之后,最终成功种上豆科和禾本科两种牧草,在改良土壤的同时提高地力,第一次实现“荒漠变绿洲”的梦想。

  “很多牧草在改良土地理化性状、维持土壤肥力、防风固沙、保持水土和调节气候等方面作用明显,可广泛应用于河道边坡、生态修复和园林绿化,比如银合欢就是一种不错的绿化护坡牧草。”杨虎彪说,尤其是近年来我国一些地区过度放牧导致水土流失,为此,他们选育推广了一批优质新型牧草,正逐步在畜牧业发展和生态平衡之间找到最佳契合点。

  海南牧草迎来新成员  丰厚“家底”待发掘

  我国草品种审定工作始于1987年,至2014年通过全国草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的品种共有475个,其中适于我国热带地区种植的品种达80个,《中国热带牧草品种志》额外收录了部分通过省级审定的品种,共计93个。

  93个,真的就是中国热带牧草的全部“家底”了吗?远远不止。其实,野外还蕴藏着大量不为人类所发现的种质资源,只要挖掘和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就足以为热带牧草新品种培育开辟广阔天地。

  “比如莎草科植物就是饲用价值高、分布面积广、数量多的一类优良牧草,但长期以来关注它的人很少。”刘国道说,海南关于莎草科植物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此后这一领域的种质资源调查、收集和保护工作便基本属于停滞状态。

  摸清海南莎草科植物的“家底”,由此成为刘国道等人的一项重要工作。

  “莎草真的‘太难搞’了,它的分类特征特别不明显,有时不同莎草科植物之间甚至只是花部小坚果上有一点细微的差别。”刘国道直言,这意味着要想找到它们中的“新成员”,必须得对整个莎草家族有足够了解。

  一趟趟往深山老林、滨海湿地、山坡岩隙去,杨虎彪和同事们的足迹几乎踏遍海南的平原、山地、雨林与湿地,尽管风餐露宿、蛇虫叮咬、意外受伤是常有的事,但发现珍稀或新物种那一刻的欣喜,足以冲淡一路而来的艰辛与疲惫。

  最终,他们先后发现尖峰薹草、凹果薹草、伏卧薹草、吊罗山薹草、长柄薹草等5个莎草科新物种,新纪录种22个,将海南莎草科植物由《海南植物志》中的23属142种1亚种2变种更新至24属164种6亚种9变种。

  “与此同时,我们在海南牧草资源调查收集过程中,还发现并抢救性保存海南禾草新纪录属8个,新纪录种40个。”刘国道坦言,很多新物种的分布区域极其狭小,属于濒危级别,当务之急是保护好“野底子”,“也期待着今后要通过系统性的研究与开发,从中培育出更多优质牧草新品种。”

  小链接

  国家热带牧草标本馆是依托于科技基础资源调查专项“中国南方草地牧草资源调查”项目而建立,标本馆已经保存了该项目采集于南方15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重要草种标本8000余份,包含了禾本科、豆科、莎草科、苋科、藜科、蓼科等27个科300余个属的草种,实现了南方重要牧草资源的科、属、种100%的覆盖,这是我国南方第一个牧草专类标本馆,将为整个南方的草种资源基础研究长期开放。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关注2021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
   第003版:关注2021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
   第004版:关注2020年度第六届海南省百姓身边好医护——最美抗疫英雄 大型公益活动颁奖晚会
   第006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7版:民生新闻
   第008版:中国/世界新闻综合
   第009版:海南周刊
   第010版:封面
   第011版:封面
   第012版:旗帜
   第013版:旗帜
   第014版:特稿
   第015版:特稿
   第016版:故事
   第017版:文物
   第018版:乐活
   第019版:鉴藏
   第020版:人物
   第021版:面孔
   第022版:悦读
   第024版:影视
满目青翠牧草香
热带牧草让海南畜禽四季尝“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