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1年03月22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2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作家胡竹峰:
没有自我 无从文章
胡竹峰 受访者供图
《雪下了一夜》 作者:胡竹峰 版本:长江文艺出版社 时间:2021年3月版

  文\李宁

  阳春三月,80后作家、安徽省作协副主席胡竹峰散文集《雪下了一夜》新鲜出炉,得到诸多关注。本刊特别邀请《天涯》杂志编辑部主任李宁就此对胡竹峰进行了专访。

  李宁:这本散文集最吸引人的,首先是内文二十四篇的题目(《逍遥游》《登楼赋》《桃花源记》等)皆为古今经典篇目,这在当代散文写作里是很独特的。当初怎么想到写这么一本书?

  胡竹峰:实在是无心插柳。文章好写,标题难寻,不知不觉写了几篇古人同题。写到快二十篇的时候,才觉得可以成一本小册子。巧合的是,写完,居然是二十四篇,暗合了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每一篇文章隐约有个主旨,也有其他的想法。其实可以整体来看这本集子,主题是人生从逍遥游开始,到雨季结束,这也是我的一个体悟。

  李宁:“雪”这个意象在你的著作中出现频率很高,为什么?

  胡竹峰:现在回想起故乡,最怀念雪景,说不来是不是乡愁,但首先是美。雪有种况味,掩盖了一切,虽然终究会化去,一场雪仿佛就是人生。所以历朝历代的人不断写雪,文章诗词里写,小说也写。对雪的喜欢,或许是对空的执着,也是一种迷妄吧。《红楼梦》不是说,落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雪里有色与空的关系。

  李宁:你的写作一直坚持“不求落墨字字古意,至少有点古典的气味古典的氛围”,这种审美和文学观念是怎么形成的?

  胡竹峰:古汉语的韵绵延几千年,倘或多一点点旧味,能让文章多些风致,所以每每下笔承接了文言文的韵。另外希望文学有些传承,前能见古人,后能见来者。有人写作完全投进时代,有人只是自说自话,我都做不到。设想古人复活,会如何面对当下的经验?古文传统中因袭下来的那些规范,有多少能用?

  我们这代人,不敢谈文章的教化了。文章是留给自己的一点体己,有我的知识、趣味,甚至是操守、信仰,这个不能没有。文章可以保留最深的自我。在我这里,没有自我,无从文章。

  李宁:谈谈这些年以及往后你的写作和出版?

  胡竹峰:差不多就是文章生活,文章是我日常的一部分,也是与世界最深的联系与交往。很多书的写作,绵延十几年了。木心说没有纲领,无法生活。那么,没有纲领,无法艺术。尽管写作总有随意,到底也需要一些刻意。我还想写书法、绘画的随笔,还想写一点点鸟兽虫鱼的随笔。

  李宁:你对当代的散文创作有何看法?

  胡竹峰:这话我不敢说,只缘身在此山中,当下的好就好在各有方向。只是文章人的心思还是坦荡一些好,我害怕文字里有戾气。文章是各走各道,各修各业,最怕业障太深。过三五十年回头看,或许潮水落下去,能看见石头一角。很多事都不重要,时间让一切打回原形。

  李宁:在海南谈论“雪”,也是一件颇有意思的事。你来过海南三次,对海南有什么印象?

  胡竹峰:南方万木生长气息让我沉迷,翠绿如好文章的质地。人在这里有种融入感,欣欣向荣,能给身体元气。

  作家档案

  胡竹峰,1984年生于岳西,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雪天的书》《豆绿与美人霁》《闲饮茶》《击缶歌》等散文随笔集。曾获“孙犁散文奖”双年奖、“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奖、奎虚图书奖、滇池文学奖、林语堂散文奖,《中国文章》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提名。部分作品被翻译成日语、英语、俄语、意大利语。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关注2021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
   第003版:关注2021中国种子大会暨南繁硅谷论坛
   第004版:关注2020年度第六届海南省百姓身边好医护——最美抗疫英雄 大型公益活动颁奖晚会
   第006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7版:民生新闻
   第008版:中国/世界新闻综合
   第009版:海南周刊
   第010版:封面
   第011版:封面
   第012版:旗帜
   第013版:旗帜
   第014版:特稿
   第015版:特稿
   第016版:故事
   第017版:文物
   第018版:乐活
   第019版:鉴藏
   第020版:人物
   第021版:面孔
   第022版:悦读
   第024版:影视
没有自我 无从文章
荐阅书单
《雪下了一夜》:独秉秋气
与古为徒 自出胸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