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 海南日报 |南国都市报 |南海网 |南岛晚报 |证券导报 |法制时报 |海南农垦报 返回首页
2022年05月02日 星期一  报料热线:966123
当前版: 0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画中说劳动
李可染的牧牛图。(资料图)

  ■ 张叶

  还有哪个节日比“劳动节”更富有动感和活力呢?

  打开一幅关于劳动的水墨画卷,诸如陌上春耕,顽童放牧,牛从来都是必不可少的主角。牛忠厚、老实、坚忍,和多数的农民有着相似的性格,几乎就是劳动者的代言“吉祥物”。而大师们画中的牛,又藏着不一样的情感暗语。

  “牧童骑黄牛,歌声振林樾。”对于一个孩童来说,把牛带到田埂去,让它在草肥水美的地方吃饱,是他最大的劳动。李可染画过很多牧牛图,他大概觉得牛这种朴实的动物有如赭石般的敦厚,于是特别喜欢搭配梅花:一牛一娃一梅花,褐得拙朴,红得秀气;那梅枝如花似瀑“垂首”轻触牧童脸颊,一个懵懂的生命无形中感受汲取了日月万物的灵秀,如一粒种子落入心田——成为他生命中最初的诗。牛通人性,安静地吃草,用慈祥的目光打量孩子,与其说牧童放牛,不如说牛在陪伴一个童年时代的孩子长大。大师题曰“俯首甘为孺子牛”,既赞扬了牛的温厚,又道出了做人的精神。李可染笔下的牧童,有着清新喜感的蕴意,那牛背上的孩子,多数都在望着远处:望高天、悠云、远山、树木,酝酿着一个展翅高飞的明天。

  而丰子恺的《春耕图》则令人有种开怀朗笑的冲动。一样是老农戴笠扶犁,一样是老牛不遗余力劳作,而他画的牛更富有“表情”:不是常见的那种身体线条流畅柔和的老牛,而是一头肌肉强健、体型壮硕的大牛,让人想到它的日子过得还不错。那牛也不像其他牛瞪着一双善感含蓄的大眼睛,而是弯弯的微微闭着,像是睡梦中都要笑出来。牛的主人扬着细细的鞭子,做做样子罢了。人扶犁耙,牛拉犁,像是一对相依相扶的兄弟,要在这一无所有的大地上,用默契的合作、共同的汗水,一起播种他们丰盈饱满的未来。

  现实中的劳作图,撩起了水墨画上飘逸的“盖头”,有着泥土味儿、汗腥气、烟火香,摸得着粗糙的沙砾和指头的老茧,感受得到鞋底被磨平后足板的微痛。但勤劳的人们,又总是喜欢说笑着面对这些。比如,几个年轻媳妇在比赛割麦子,她们戴着草帽挥舞镰刀,在回头看到放倒的麦捆时,总情不自禁露出动人的微笑;温和的母亲,在孩子们都睡了之后,才有空坐下来缝缝补补,灯将她的影子映在墙上,她的心慈和而柔软;在漆黑的黎明醒来,发现父兄正磨镰霍霍,如同上战场,披星戴月奔赴一场盛大的麦事……他们忘记了岁月,但日子却将他们嵌进了画里,一笔墨香,倾吐着民风家风,将勤劳与热爱代代播入心田。

上一篇    下一篇
   第001版:头版
   第002版:深入学习贯彻省第八次党代会精神
   第003版:深入学习贯彻省第八次党代会精神
   第004版:深入学习贯彻省第八次党代会精神
   第005版:本省新闻综合
   第006版:中国新闻综合
   第007版:中国/世界新闻综合
   第008版:文化周刊
张岳崧:一身翰墨成史志
画中说劳动
明永乐青花缠枝莲纹执壶